三刀八木子

一条整天不务正业只想看火黑疯狂做爱的咸鱼;沉迷吸索隆和火神无法自拔;微博同名~

【火黑】(番2)有时会突然忘了,我依然爱着你

🏀🏀🏀
有时会突然忘了,我依然爱着你(番外2)
——桃井的婚礼
       
        黑子今天特地戴上了那条和火神一模一样的青红色领带,黑色衬衣给他的娃娃脸平添了几分成熟的味道。这件衣服这次火神从美国给他带回来的,黑子还从没试过这种风格的衣服,现在看起来也不赖。想着要不要以后换种风格,以免又被入校新生错当成“黑子学长”。
        黑子盛装打扮是因为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是他的朋友桃井五月,啊,应该是佐佐木五月举行婚宴的日子,当年那个喜欢抱着黑子撒娇的小姑娘也终于是长大了,她将要和她的另一半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
        “火神君,现在已经五点了,请快点起床,不然要迟到了。”黑子对着瘫在床上打着响鼾抱着被子睡得天昏地暗的火神嚷道。
        他突然觉得“婚姻的殿堂”的确不如“爱情的坟墓”这个形容来得妙。在大学同居的四年里他们的热情都不比结婚这两年来的“大别胜新婚”消耗得快。所以热情减损绝对是因为结了婚的缘故,这种协定带给人归属感的同时也让双方的相处有所懈怠。
        “唔嗯……”火神哼哼了两声动了动,结果也只是翻了个面继续睡。黑子只好走过去把他怀里的被子抱起来抽走,然后——一把砸在火神的脸上摁。
        “呜哇——”被子虽然软绵绵但是一大块压下来的冲击力也不小,火神边嚷嚷着“黑子你个混蛋是想谋杀亲夫吗”边挣扎,黑子充耳不闻,直到确认火神毫无睡意了他才停手。
        “起床。”虽然不擅长大声讲话,但是黑子站在床边叉腰瞪他就说明他生气了。可惜这在火神眼里一点威慑力也没有,还莫名地觉得可爱起来。
        “起起起…才五点这么早。”火神看向窗外蒙蒙的天色,坐起在床边伸了个懒腰,黑子抄起床头的闹钟就往火神脸上怼,说道:
        “火神大我,我告诉你现在是下午五点,婚宴六点半就要开始了而你现在才刚起床这合理吗?”
        火神就着黑子的手看着闹钟的数字,果然是17:09,他把闹钟接过放回去,露出妥协的表情,伸手揽过黑子的腰,满足地把脸贴在他暖暖的肚子上,“知道啦知道啦,起就起,我这不是没倒过时差来么……”说着说着又昏昏欲睡。
        黑子啪一巴掌推着火神的脸防止他睡着,把他蹭来蹭去的头掰起来,“那请问火神君倒不过时差的后果就是大晚上不睡觉所以要折腾到我也没法睡么?”他拧着火神的耳朵,“这不是睡懒觉的理由吧火神君,昨晚你没睡的时候我也没睡呢?”
        “你只要躺着就好,辛苦一晚上的是我好吧?”火神露出一个很憨的笑,“到后来一吞一吞拼命要的人是谁啊——诶诶诶别……”
        “下流。”黑子面无表情推开他,一个枕头招呼过去,“再说废话你就别去了我自己去。”
        “害羞个什么劲儿啊,但是不得不说你昨天晚上真是太棒了啊My Baby boy~”火神笑着接住枕头,站起来扣着黑子的脑袋在他唇上用力亲了一口,发出美国人那样夸张的嘬声。黑子皱着眉头用手背擦掉被亲得满嘴的口水,心想着火神君的举止真是越来越美利坚化了。黑子自己是个传统的大和民族,美国style有时候实在叫他有些吃不消——他把它算在让热情消退的除了婚姻外的另一个罪魁祸首上。
        “我就说你穿这件衣服肯定很好看,我当时一看到它就知道!”火神得意地笑着,并没有留意到黑子的怨念,他顺手帮黑子理领子和扣子,又嫌弃道:“你这领带怎么打的,好丑啊,平常也这么出去的吗?”火神三下五除二把黑子刚刚好不容易打的领带解下来,重新给黑子系上。
        “哪里丑了……而且我平常穿衬衫也不打领带的,”黑子讪讪地,又回击道:“还有,请火神君以后没刷牙就最好不要随便亲我,也不要亲得别人满脸口水,脏死了。”
        “啊——越来越麻烦了,”火神露出埋怨的神色:“总觉得你不爱我了。”但是还是把黑子的领带系好,领子理得服服帖帖。
        “哪敢呢?”黑子扁扁嘴不想哄他,干脆走过去假装照镜子,还别说,他那双打球的大手的确很巧,这样一弄比刚才自己理的好看多了。但是黑子并不想夸他,还是嘴硬道:
        “你个战功赫赫男女通杀的大球星还会在意区区一个黑子哲也爱不爱你吗?”
       “说什么呢?当然了!”
        “就是在我们班里就有个女生公然在所有人面前‘老公老公’地这样叫你噢——”
        “噢,”火神傻傻地应一声,“那她……打球厉害吗?”
         黑子再也不想跟他说话了。
        “你不会吧?粉丝的醋都要吃啊?这可是你的学生诶还是那么有眼光的学生……再说了当初非是不让我公开的人可不是你嘛!”
        黑子毫不示弱地跟镜子里的火神对视,“火神君你还不是把青……算了,你快点去洗漱,我可不想迟到,不然我真的要考虑丢掉你了。”
        火神这才要慢腾腾地走出去,可是走到房间门口又像想起什么似地停住。
        “黑子。”
        “……干嘛?”
        “既然这么在意,那从今以后你也叫老公吧,这样就平衡了吧?”火神挂着想到好主意的天真而欠揍的笑容。
        一个枕头扬起来往他头上飞过去。

—————— —— — —
       “五月,实在是很抱歉,学校今晚有比赛,我作为教练实在是脱不开身,原谅我缺席了,不过,如果那小子以后对你不好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我绝对帮你教训他到你满意为止。啊,别误会,并没有什么恶意,我是想说,祝你新婚快乐。”
        “阿大……”真过分啊。刚化完妆正在做发型的桃井盯着手机发呆,把没说出来的后半句生生吞了回去。
        “真漂亮啊,新娘子。”发型师毫不客气地夸奖她,但是新娘子的脸上仍然是愁眉不展,这不禁让他怀疑这个女孩是不是被逼婚还是什么来的。
        “小桃!”化妆间里突然闯进来一个扮相怪异的人,吓了大家一跳,“很漂亮嘛今天!”这个人好像跟新娘子挺熟的样子,她见到他以后马上就高兴起来。
        “凉太——好久不见!”他们打招呼的方式就像没毕业的中学生一样。
        来人把连帽衫的帽子和鸭舌帽摘掉露出一头黄毛,又把脸上的绿色墨镜和黑色口罩摘掉以后大家这才认出——这不是刚拿了新人奖的演员黄濑凉太嘛?
        不过好在这化妆间里的人都是见过一点世面的专业团队,不会因为一个小明星的出现而乱了阵脚。要说大牌,新郎可是心理医学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列在出席名单里的赤司征十郎和火神大我的头衔也不会输给他。
        “我好不容易才溜进这后面来,我刚从佐佐木那里过来,怎么说呢,新郎看起来……出乎意料地淡定呢,但是啊,等看到你以后就难说了吧?”
        桃井吐了吐舌头,“我就当你在夸我咯?”她笑道:“信君就是那样的,不爱说话就爱盯着你看,不过想法很特别。”
        “呃,应该只是盯着你……刚刚我去他根本就懒得理我,果然心理医生怪得很,要我说,越猜不透想法的人你就是越能被吸引吧啊?以前你还说喜欢小黑子……”黄濑说着说着识相地闭上了嘴。
        “是呢,哲君。”桃井眨眨眼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我现在也很喜欢哲君啊!”桃井倒是没什么好避讳的,以前喜欢这么说是因为知道青黑二人是在秘密交往时就不自觉地想捉弄他们——事实上只有他俩觉得是秘密,后来才发觉其实全世界都知道了——桃井就喜欢看着青峰想发作又不好发作的样子打趣。
        她喜欢黑子是另一个层面上的,以前知道青峰和黑子交往的时候她就一点也不难过——叫她难过的是他们最后分手了,黑子有他真正的光,而青峰却一直萎靡不振。桃井把什么都看在眼里,她很想帮青峰一把,却发现自己其实无能为力。比起青峰的刻意疏远,这一点才是最让她难过的。
        “凉太,青峰君他不来了呢,”桃井的神色落寞,“你也发觉得到吧?他一直在躲着大家。”
        “嗯。”黄濑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因此动摇。
        “退役的事大概对他打击太大了,而且他对哲君还是……嘛,不说这个了,”她抬起头来问黄濑:“你见到哲君了吗?”
        “小黑子和小火神已经到了噢,”黄濑笑着说,“我见到他们了,不止他们,大家都到了。”
        “大家都来了!说的也是,马上就要开始了呀!”桃井一扫方才的不快,羞涩地笑了笑,“稍微,有点紧张起来了啊。”
        “就在外面坐着等开始呢,你都不知道多无聊,所以我就提前先溜到后面来找你了。”黄濑从来不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失礼。
        “是呢,大家都久等了。”
        “那,我就先出去了,”黄濑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补了一句,“大家都很期待噢,佐佐木夫人。”

———— —— — —
        黄濑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笑得脸都快要僵掉了。
        并不是对桃井或是那个板着脸的四眼有什么意见,祝福是真心的,只是提到青峰的时候觉得落寞也是真心的。
        “青峰君不来了呢……你也能发觉吧?他在躲着大家。”
        “退役的事大概对他来说打击太大了……”
        他听到这句话以后突然间很难过,但是演员黄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输了球就要哭鼻子还轻易被人看穿的毛头小子了。
        他从来没有想象过不再打篮球的青峰大辉是什么样子,也从来没有试着去想。当年的黄濑是憧憬着青峰才开始接触篮球的,所以青峰退役这件事也让黄濑一直无法释怀。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黄濑第一时间去找他,是他第一个见到了失去篮球以后的青峰大辉,甚至比桃井还先一步。那也是黄濑第一次见到他那样空洞洞的眼神;黄濑想到很久以前第一次看到他打篮球,第一眼被他惊艳的时候,无法言喻的难过就突然涌上来了。
        也许一开始的那份好感只是出于对强者的崇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崇拜变成了憧憬,最后他发现折服自己的已经不仅仅是篮球。他喜欢青峰大辉,虽然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他还是喜欢。
        他早就明白自己的心意,不记得是在哪次one on one中因为败在他手里而感到莫名欢欣,还是在以前无意中撞见青峰和黑子接吻而感到莫名羞愧的时候。但是直到此刻他看见失去篮球的青峰的第一眼他才敢承认它,恍然大悟自己的这份憧憬并非来自篮球,而是青峰大辉本身。
        在黄濑眼里他是光。但他也知道青峰有他自己无法摆脱的影子,而这跟他黄濑凉太没有半毛钱关系。他大概永远也无法在他心里占据黑子那样重要的份量。
        所以他只好选择彻底沉默。所以说对黑子他连一点埋怨一点嫉妒都没有那绝对是假的,但是——
        “黄濑君,你上厕所怎么走到这里来了?”黑子的声音幽幽从背后冒出来,吓他一大跳,顺便打断了黄濑的胡思乱想。
        “啊……我……”黄濑磕磕巴巴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刚才提前去把新郎新娘都问候了一遍?
        “难道你也迷路了吗?厕所在那边。”黑子手指着反方向,脸上还是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想不到你现在跟火神君一样蠢了呢。”
        嘴上说着那么不客气的话,但是说完却露出了温和的微笑。黑子哲也拥有一种不可思议的人格魅力,埋怨也好嫉妒也罢,黄濑知道自己那点微妙的情绪很容易就能被击溃,所以他也完全能理解青峰对黑子那种近乎痴狂的执着。
        “才没有吧!”知道黑子故意逗他,黄濑也笑了,“话说小黑子又在这里干嘛?”
        “火神君说要解手,去了好久也没回来,我就出来找他,也顺便走走,席间等得实在有些无聊。”
        “哈哈哈哈那个白痴不会真的迷路了吧啊?”
        “Bingo!”黑子比了个八的手势,“要是等开始了他还没回去可就有些失礼了啊,说起来时间也差不多了。”
        “黄濑君,”黑子正色,好似踌躇了一下才问道:“我总觉得好像少了个关键的人呢,青峰君他……不来了么?”
        黄濑点点头,“是啊,刚才小桃告诉我了,说是有比赛教练走不开之类的,啧,你也觉得这理由很烂吧啊?”
       “真是意外呢,桃井桑应该很失望吧,”黑子轻叹了一口气,“青峰君自从退役以后就变得有些孤僻了,虽然我经常能在帝光见到他,不过也完全搭不上话了。”
        黄濑看着黑子语气平平地说着,好像根本没有身为罪魁祸首的自觉。他没自觉地盯着黑子怔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扶额道:
        “啊,变得很让人头疼了。”
        “其实,虽然这样说很不像话,但是……他没来,我反而松了一口气呢。”黑子苦笑。
        “诶?!”黄濑脑袋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可是他没敢说出来,面对黑子质问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奇怪的时候他随便打着哈哈找了个由头搪塞:
        “是……是因为小黑子你说得太不客气了,再怎么说也……”
        “还不都是因为火神君,”黑子这回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以前看不出来,可是火神君现在只要一提到任何有关青峰君的事他就要跟我闹脾气,像小孩子一样。”黄濑反应过来了,小黑子这是在跟他抱怨婚后生活?
        “我都不敢想如果火神和他见面以后情况会变成怎样,不过,现在好像是我多虑了。”黑子舒身微笑道。
        “喂——”黑子刚说完,就很巧听见了火神的声音,他从后面边走过来边说:“你们在聊什么呢?黑子你跟黄濑说我坏话来着吧啊?我听见了噢——火神君火神君的……”
        “在说你是笨蛋,上个厕所都能迷路。”黑子看着他,“你去哪了这么久?”
        “随便走走而已,再说这种地方谁会迷路啊?!”火神伸了下膀子,穿着正装很明显让他不舒服,伸懒腰都束手束脚,“进去吧,要开始了不是吗?”
       “原来火神君还知道啊。”
       “我又不傻。”
       “上个厕所都会迷路不是白痴是什么?”
       “啊都说不是了!一刻不挤兑我你心里就不舒坦吗?”
       “也不完全是,但是只要看到你的表情……对,嗯,这下我舒坦了!”
       ……
       黄濑看着这一唱一和,觉得自己像个多余的灯杆还是邮筒什么的,他庆幸刚才的猜想没说出口。
       “呃嗯……”黄濑干咳两声,找个借口开溜,“你们慢慢聊,我去洗手间。”
       “好吧,”火神点头,又补充道:
       “可别迷路了啊!”
       “……”
        黄濑在水池边洗了把脸,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真实的自己和镜头里的黄濑凉太是两个人。他其实并没有他们说的这么有魅力,五官端正是一码事,可他眼里永远不会有黑子那样恬静的韵味。
        有的人与生俱来就拥有叫人对他抱有好感的天赋,黑子就是这样的人。所以黄濑能理解青峰那种几近痴狂的执念,不知道为什么,黄濑总是能把青峰看得透透地,也许这就是他的天赋。
        要开始了,可他还不想进去,黄濑心里隐隐觉得他还要再等等。他拿起手机点开拨号页面,鬼使神差地就输了青峰的号码。
        摁下拨号键的同时他就清醒了,也怂了——我他妈该说什么好?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听筒传来没有感情的通知,忐忑的心情瞬间被失望淹没。
————— —— —
        今天有两个意料之外——最应该来的人意料之外地没来,以为会缺席的人却是最先到场的那一个。
        “哲也,”黑子和火神刚回到,迎面碰见了赤司,“你们去哪儿了?”
        “火神君和我觉得有些无聊,就随便走走。”黑子微笑道,“劳烦记挂了,赤司君还是以前的老样子呢。”
        “啊啦,也是,队长的职业病又犯了。”赤司嗤笑,“那我就多问一句,看到黄濑了吗?他也出去很久了。”
       “是,刚才碰到了,他去个洗手间很快就回来,赤司君不用出去找他——”
        “那就进去吧,站这里说话干嘛?”火神被晾在一边也有些不耐烦了,不等赤司开口,他拉着黑子就往里走。
         火神刚坐下,就听见黑子冲着他小声埋怨:“火神君刚才真是失礼。”
        “我又怎么了?”
         “我还在跟赤司君讲话的时候你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我拉走了,这样很不尊重别人的。”
        火神看着黑子面无表情的脸心里突然蹿上一股无名火,没好气道:“差不多行了吧?他刚才不也只跟你打招呼么?他这就不失礼我就是没礼貌?”
       “火神君请不要这么大声……”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现在是不是对我稍微苛刻了点?我知道你们 很久没见很多话聊,只是老站那讲话不合适……”
        “好了好了,火神君。”见已经有别人朝他们这里看过来,黑子及时打断他,“ 我也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我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但是,总觉得现在的火神君完全变成了美国的火神君。”
        “我本来就是美国人好吧?”
        “……”黑子刚要说话,黄濑就风风火火地赶过来坐到黑子旁边,嘟囔着要开始了要开始了,挤了他一个趔趄。火神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抬起手帮黑子挡住了将要磕碰到的桌角。
        小小的动作也没能逃过黑子的法眼,他看着火神的眼神柔和下来,吞掉了刚才没说出来的话。
        “小黑子小火神刚才说什么呢?”黄濑一脸凑热闹的表情。
        “说你不能听的事。”    
        “啊~又腻歪呢吧?”黄濑想起刚才在外面那一幕。而火黑二人不约而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并不想和他讲话。
        “话说今天你们的领带是故意用了一模一样的吧?现充真过分的说。”
        “今天我这件衣服配它丑死了。”火神冷不丁冒出一句。为了隐藏他们的关系,火黑二人特意穿了完全不搭调的衣服,但是黑子坚持要用一模一样的领带。
        “不管是衣服还是领带都是你自己买的噢,火神君。”
        “但是小黑子今天这样就很好看。”
        “谢谢黄濑君夸奖,这种话感觉永远不会从某人口中听到。” 黑子意味深长地瞟了火神一眼。 
        火神却被他最后这个小眼神勾得说不出话来,正当他不知所措时,会堂的灯就这么刚好地熄灭了。
        要开始了。
        礼堂上的灯光缓缓亮起,借着微光,火神能清晰地看见黑子轮廓柔和的侧脸,他喝了一小口酒,有些庆幸,在这黑暗中没有人能看得见他微醺的脸颊。
———— —— — —
        现在的桃井比刚才见到的那个更加光彩照人,黄濑觉得他好像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娇嗔而且总是容易害羞的小姑娘。
        对于这个新郎,黄濑知之甚少,只晓得是个一表人才的心理学专家。如今二人身着盛装往那儿那么一站,即使是演员黄濑也不得不承认,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这绝对是场浪漫而盛大的婚宴,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那种。和心上人喜结连理,能够得到所有人的祝福,似乎一切都是完美的。
       要说她太贪婪吗?因为对于桃井来说,昂贵的纱裙和戒指,华丽浪漫的场面,贵人的赴约祝贺,都没办法填上那一块空缺。黄濑能看出来,美丽的新娘子脸上除了幸福,还有极力掩盖着的失落。   
         婚礼已经进行到互换戒指的环节,这是除了亲吻以外最值得记录的瞬间,黄濑掏出他的单反。虽然有专业的拍摄团队来记录,但是黄濑想用自己的角度拍下这一刻。
        他想拿给那个没在场的混蛋看看,你的五月这么幸福的时候你不在场是多大的损失。
        黄濑把镜头对准了台上盛装的新人,司仪已经把对戒捧在手里,准备扮演神父的角色问“你愿意吗”这种已经约定俗成却仍然不会过时的浪漫箴言。
        所有人都期待的时候到了,新郎已经把戒指捏在手里,他将把它套在五月的无名指上,从此她就从桃井五月变成佐佐木五月——
        然而此刻新娘却怔怔地面对着前方一动不动。  
        在场的宾客们不禁诧异起来,只有黄濑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从镜头里被放大的桃井脸上看到了眼里的泪花,她正望着前方的某处喜极而泣。
        黄濑顺着这目光看过去,露出笑容,一个坚实黝黑的身影站在那上面,即使只是一个身影黄濑也知道,是他,他来了。
        他把相机对准那个人,黄濑能把他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嘴角含着的那抹笑意,温柔到不像他。       
        黄濑摁下快门,但是这张照片他永远不会交给他。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 —— —  —
        小插曲以新郎的小声提醒,新娘这才回过神来将仪式进行下去而结束,接下来的内容,她将带着真正幸福的笑容。
        “黑子,”正感慨着看得出神,突然被火神一声打断了思绪,“我,我问你个问题。”
        “好啊。”黑子听出了火神语气中反常的羞涩。
        “你……”火神觉得有些难为情,“你看,我们结婚的时候只是去美国扯个证就完事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什么时候也,也补办一个啊……”
        他越说头越低声音越小,黑子被逗乐了,笑道:“火神君是被这浪漫场景感动得击中少女心了吗?”
        “你别笑,我是说真的。”火神认真地看着黑子的眼睛,抓着黑子的手把手指嵌进他的指缝里,“不是现在才有的想法,其实我一直都有在想,给你一个真正的婚礼。”
        想看你为我穿上盛装,想像那样为你戴上戒指,想告诉你并且听你说我愿意,想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你。
        “火神君,”火神得到了回应,黑子紧紧反握住他的手,柔声道:“谢谢你,真的。”
        火神再一次被他的眼神勾住了魂。
       “我很感动……但是,还是等你退役以后再说吧。”
        “诶?!”
        “火神君对我的心意我已经完全明白了,不过,我还是觉得暂时这样就好,火神君,爱是不需要用这些形式来证明的不是吗?”看着火神耷拉着脑袋,黑子又是欢喜又是心酸,继续哄他道 :“而且,一旦知道你已经结婚了,多少女粉丝会难过得大哭啊?”
        “那说好了,等我退役我们就办婚礼,”火神认真地盯着黑子,“你可不许反悔!”
        “是。”
        此刻台上的新人已经接受了所有的祝福,司仪把他们的手接到一起,两手相执,这是准备交换真爱之吻的时候。
        黑子抿了一口酒,虔诚地注视着台上的新人,没有什么比看着俊郎美女接吻更让人心旷神怡的了。
      可是火神一把将黑子拽向自己,黑子一抬头便对上了他如炬的目光,“黑子。”
        “火神君……”黑子马上反应过来他想干什么,紧张道:“不行,这里很多人,而且黄濑还在那儿呢。”黑子指着黄濑,却发现那家伙正专注地拿着相机拍得起劲。
        “不怕,相信我,”火神的语气一旦沉稳起来便很有说服力,黑子四下里看了看,不得不说他们所处的位置很好,周围都被挡着,大家也都专注于新人的吻,黄濑也没工夫来理他们——黑子有些动摇了。
        “黑子,我想吻你,就现在。”
        他放弃了抵抗,顺从而期待地闭上眼睛。
        当台上的新人交换亲吻的同时,火神也在黑子泛着酒香的嘴唇上小心翼翼地轻珉了一口。
———— —— —  —
        后来黑子并没有等到那个婚礼。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