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黑】(番1)有时会突然忘了,我依然爱着你

🏀🏀🏀番外1
           

        火神君昨天一晚上都没回家。   
        虽然因为训练的缘故,火神经常住在东京男篮的基地宿舍里,但是只要一有休假他就绝无例外地会回家过夜。
        因为矛盾而夜不归宿,这大概是第一次。黑子也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一整个晚上都不回来,第二天一大早他就醒了,看到空荡荡的床边和家里,他很生气。
        不过现在是没有时间去找他算账的了,因为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黑子哲也的大学结业仪式,过了今天这趟,黑子哲也就算毕业了。也刚刚好过了在帝光的半年实习期,等拿了毕业证书,他就能正式转正为一名地理老师。
        黑子觉得一切都很顺利,完满得正好,可是,火神非要东想西想地找点茬——他们昨天闹矛盾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个。
        火神昨天才知道,黑子将要去的帝光中学里,来了个新篮球教练。不是别人,正是青峰大辉——而且这事黑子也知道。
         黑子昨天放学回家的时候,就觉得火神的态度很不对劲:比如想拥抱的时候火神突然不肯回应了,吃饭也心不在焉,晚上黑子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他看到火神盘着腿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视看,体育新闻节目正放着当下最热门的话题——日本球星青峰大辉退役,这事已经过了有段时间了,热度就没降过。
        “火神君,去洗澡吧。”黑子坐在火神旁边,伸手就拿起火神的杯子喝水。
        “你别催我,”火神坐起身子,把腿放下来,伸了个懒腰,“哈啊……在家待一整天竟然这么累。”
        “火神君,你今天怎么了?”黑子看他一眼还是决定问一下。
        “我?我没怎么啊?”火神还是盯着电视,那里正放着青峰过去比赛的精彩片段,“你什么时候会顾及我的感受了?”
        这句话让黑子激灵起来——火神生气了,原因未知。
        “火神君……”
        “哇噢!又是不规则进球!哲也君,你说这个蠢峰明明前途大好,他究竟为什么要退役啊?”
        这下黑子明白了。可明白以后黑子更郁闷了,火神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眼了?
        “火神君到底想说什么?一点都不坦诚。”黑子抱怨着,抢过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喂!黑子你干嘛呢!”火神说着就要去抢。
         “不许看。”黑子的语气平平地,可手上的劲却不小,遥控器被他甩到墙上,声音响得吓人,电池都飞了出来,掉在地上噼里啪啦地,滚来滚去。
        黑子也生气了,不止是火神冷淡态度,加上他说的那句“你什么时候顾及过我的感受”为导火索,就算是黑子也耐不住性子。
        “凭什么啊?!”火神炸毛。
        “火神君现在只要一看到青峰就像吃了火药一样,不许看,”黑子无所畏惧盯着发怒的火神,即使他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只发怒的老虎,“不就是青峰君也在帝光任教这件事吗?我在地理科他在篮球部,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交集,火神君到底在意什么?”
         “那为什么要瞒着我?!”火神终于坦率地问出来,但他在意的也不全是这个,他更在意的是以后黑子可能要和青峰在一个学校里朝夕相处——比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要多得多,一想到这一点他就要发狂。他自己承认,这是嫉妒。
         “这一点已经很明显了吧?火神君你一听到青峰君的名字就会生气,那我还怎么说?”黑子也瞪着火神,“火神君就这么没有安全感吗?非得把我包起来藏到贝壳里才行吗?”
         “你……”火神的话才开了个头就被手机铃来电打断了,他烦躁地抓起来看了一眼,然后乖乖地接了。
         “喂……嗯,啊,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这通电话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火神脸上愠怒的神色几乎一瞬间就烟消云散。
         “是教练的电话,我得过去一趟。”火神披上了出门的外套。
         “这么晚了……”即使是在气头上,黑子的第一反应也还是关切。
         “……肯定是有急事,你别管了。”火神很快戴上口罩,穿好了鞋。
        “那么,”黑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火神君今天晚上就不要回来了。”
         火神看他一眼也没再答话,就这么出门了。然后真的一整个晚上都没回家。
        “可恶。”黑子像平常火神不在家的时候那样,挤地铁去学校,被拥挤的人潮挤推着移动的时候,他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上午是最后的考试,下午就是结业仪式。等秃头的校长和各位领导轮流发表完不知道想说什么的言论后,已经是傍晚了。结业仪式在各位毕业生的欢呼中结束,他们欢呼终于结束了自己的大学生涯。
        黑子还不想回家——如果火神还没回来,空落落的家一点意思都没有;可如果火神回家了——才不想看到他。黑子晃啊晃,跟熟悉的各个地方道别,看着拎着大包小包的同学们,想着终于是到了毕业的这一天了,他也刚收到帝光的录用通知,他即将从学生变成老师。
        他即将工作,是个真正的成年人了,不像那个心智还是中学生的篮球笨蛋一样,昨天竟然像叛逆的小孩子一样玩夜不归宿的戏码,他竟然敢!黑子想着想着又生气起来,觉得自己每次只要被他抱一抱亲一亲就心软实在是太窝囊了,如果他这次不认认真真地道歉,就让他待在球队宿舍里去吧。他们的小矛盾越来越多,火神连那方面的需求都变少了,或者,难道这就是别人说的七年之痒吗……他正发愣,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是备注为“笨蛋神”的人打来的。
        黑子毫不犹豫地按了挂断,然后又盯着手机等着对方打回来。
        没有等到第二个电话,火神直接给他发了条短信过来:在学校等我不要走,我现在马上过去,天台见。
        天台是指学校最边辟的一个小楼的天台,火神虽然训练很忙,但也经常偷偷跑到学校看黑子,他们每次都在这里碰头,也算是二人难得的约会了。
        学校的天桥连着教学楼的外廊,走到尽头翻过护栏就能到达那个被封锁起来的小楼,再往上走就能走到那个天台。这个小楼不知道属不属于学校,就是外面的人也能轻易地翻进去。
        黑子最后一次登上天台的时候,往太阳的方向看去,它已经把光芒的铠甲碎成片片红霞,只剩下温柔的红色的圆。
        “黑子!”当这个圆切着远处那个小山头的时候,火神来了,他喘着气,看得出他是马不停蹄冲上来的。
        “火神君,到底……”
         黑子的质问还没出口,就被火神打断了,“黑子,别说话,听我讲……”火神的眼神里透着不可名状的情绪。
        他的表情认真得像是美国总统的就职宣誓一样。
       “选秀的结果出来了,我,我通过了——”
        火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激动地按着黑子的双肩,好像一旦松了手就会飞上天了似的。为了告诉黑子消息的这一刻,火神准备了一整天。
         “黑子,你相信吗,我要进NBA了!”   
         黑子用力反握住火神的手臂,他也被这个消息砸的头晕目眩,NBA,NBA!这是多少职业篮球运动员的梦想,而对于火神来说则更加意义非凡。
        但黑子也很快反应到,这意味着——火神会去美国,他们会分开——在火神的篮球梦面前,其他什么事都不作数了。黑子突然又想到他昨天冷冰冰的样子,果然在火神心里,什么都不比篮球重要的。
         但是黑子并不埋怨,因为这才是他的火神不是吗?
        “恭喜你,火神君,离梦想更进一步了呢!”黑子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那么,什么时候去呢?”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下个月吧。”
        黑子打了个激灵,“……下个月就去美国了吗?”
        “是的。而且时间上,这一去就稍微要久一点……”握着黑子手臂的手指微微用力。黑子低着头的样子让他紧张,火神害怕自己等一下失去了说出来的勇气。
         “是这样啊……”
        “抱歉,黑子……”火神盯着黑子,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这件事,我在家想了一天,”
        “什么?”
        黑子警觉地抬起头。他的眼睛本能地抓住火神躲闪的眼神,他觉得他要说出些什么混账话来。
        “他们说,这一去的时间也许会很长,这不是去旅行也不是去度假,我是去美国打职业篮球的。”火神摸了下鼻子,每次他道歉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这么做。黑子看着他也没说话,等着火神继续说下去。
        “我想了这么久,还是觉得你说得对,我是没有安全感,在一起这么久,很抱歉总是惹你不高兴,我知道我不是什么温柔的人,我也没你那么聪明总是能轻易猜到我的想法,我很粗鲁还总是弄疼你……也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我知道我是个差劲的男人……”
        “不是的……”黑子本来就不高兴,听着他这么贬低自己就更不高兴了,而且这简直就像——就像在给他找分手的借口一样。
         “你别打断我,”他神色严肃,看起来有点局促,“总之,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大概可以从此开始,变得不一样吧,我也不想让你等我这么久,”
        不要说,火神君,千万不要说出那句话,至少不是现在……算我求你了。
         黑子本能地躲闪着火神的视线,他以为火神要说出“分开”的话,他知道他们的感情不比以前,在七年之痒的敏感阶段要如何面对距离和时差的挑战呢?在他和篮球面前,火神是绝对选择篮球的。
        “所以,我决定了,抱歉,黑子,我知道这个决定有点自私,但是,黑子——”
        黑子一下子被噎得什么话都说不出,他只能紧闭着眼睛咬着牙,像等待行刑的囚犯。可是他没等到刀子,下一秒却被搂进了火神结结实实的怀抱里。
        “跟我结婚吧。”
        火神的气息一下子包围了黑子,隔着胸膛他也能感受到对方剧烈的心跳。
        “黑子,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火神这么说着,他的低语,他的温度他的呼吸,毫无保留地附在黑子的耳边。火神是故意的,他知道哪里是他可爱的恋人的敏感点,他满意地看到黑子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得通红。
        “……诶?!”
        黑子脑子一片空白,他还没能从巨大的反差中回过神来——直到火神在他的耳朵边吹气的时候他才本能地知道要躲,黑子被他激得受不了要推开他,却反被火神搂得更紧。
        火神什么也没说,他在等黑子的答复。脸红得像那个太阳。说出来了,他在心里为自己喝彩——总算是说出来了。
        回答我。黑子,回答我。
        闻着黑子的发香,火神觉得心脏砸得好像要跳出来一样。他在家里排练的时候预想过很多个结果——比如黑子以工作起步为由拒绝,以太突然了没准备好拒绝,以英语不熟为由拒绝,那边的香草奶昔不合口味拒绝……或者最好的结果是用他的毒舌吐槽自己的话肉麻也好中二也好然后面无表情地说“好”——但就是没有想到他连“好”都不说。
        “诶——算是什么答案啊……”他像犯错的小孩子那样试探地问。然后他才发现怀里的人悄悄地抖着肩膀哭了。
         火神这下慌了——黑子哭了?!他在哭吧?!但是……为什么啊?可恶,我说错话了吗?我说什么了?
        “……可恶。”火神正摸不着头脑,突然听到黑子抽噎着骂他,手揪着自己的衣服。
        “啊……是!是!我可恶,我是混蛋!我,我……”火神愣愣地应,也用力把他揉进怀里,努力寻找着自己哪里还有错——噢,对了!
        “我,我昨天不该不回家的!但是这是因为我一个晚上都在被教练和经纪人拉着开大会,嗯……还有我也不该因为那种原因跟你生气!我……让你伤心了吧?但是,我不是故意的,黑子……我不会再犯了,我不会再让你伤心了,请原谅我……的说。”火神绞尽脑汁用尽自己所有的语言能力组织起这些话,他实在不想求婚现场被自己搞砸。他又懊恼,或许本来就不该在这个时候求婚。
        “那个,结婚什么的话,你就当作没听……”
        火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黑子抬起头来的吻吃掉了。
        这个吻不仅突然,而且来势汹汹,揪着火神衣服的手也松开了,黑子一边仰着头把舌头送去,一边用手扣着火神的脑袋一下下加深这个吻。黑子很少这么主动,火神被他猝不及防的吻吓了一跳,但很快就被黑子撩拨起来进入状态,这种时候火神喜欢掐着黑子的腰。
        贪婪地向对方索要着,不知道是谁泄出了呻吟,他们被对方带动得越来越疯狂。火神能感觉到黑子一下下的战栗,黑子还止不住抽泣,缠绵得呼吸困难,眼泪挂在睫毛上,湿湿地沾到了火神脸上。正准备擦枪走火的时候,黑子终于放开他,喘息着别过脸,吸了吸鼻涕。
        “黑子……”虽然刚才那一下的确让人回味无穷,黑子被吻得红红的嘴唇也叫他兴奋,但是火神还是搞不清楚状况。
        “火神大我是个笨蛋!”
        “诶——”火神没想到他上来的第一句就是这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答,干脆拿出纸给他擤鼻涕,“哭得像小孩子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我啊?”
        黑子就着他的手用力擤了两下,火神的手指没轻没重,把黑子的鼻头捏得红通通地,又把纸巾叠起来粗鲁地在黑子的鼻子下面一下下抹蹭。火神本来想问他哭什么,可火神开口前黑子先开口了。
        “怎么会有人这么求婚的?”黑子瞪着他嗔怪道,想说你要是不说最后那句话别人还真以为是分手宣言了!
        “我,这个决定也是我知道消息以后才决定的,没来得及准备戒指啊!”火神贯彻他一根筋通到底的风格,想当然地以为黑子是想走通俗的单膝下跪程序。“那,我们去美国以后专门订做一对,要我再求一次婚也是可以的!”
        “谁要你再求一次婚啦?火神君面不改色地说出那些羞耻的话我都替你尴尬。”火神没看见黑子脸红了。
        “哪……哪里羞耻啦?!我我我就是这么想的啊!怎么你有意见吗?!”
        “那既然你不是笨蛋的话,”黑子说话的声音带着闷闷的鼻音,他伸出手用了点劲去掐火神的脸,“那我就不重复说我的答案了。”
         他看着火神的眼睛,火神也看着他,眼眸里倒映着彼此。
         “哟嚯——”火神欢呼起来,像得到礼物的小孩子一样。他拥着黑子的腰把他拉近,又把他作怪的手从脸上摘下来,吧唧亲了一口,“不行,你要说!”
        黑子从他眼睛里看到高兴得溢出来的爱情,和自己。
        “好扎手啊,该剃胡子了火神君。”
        “不要转移话题!”
        “……我饿了火神君。”
        “不说就别想吃饭!”
        “你这样对我还想让我说那种话吗?好过分,看来我要重新考虑了。”
        “你……!”
        黑子看着火神近在咫尺的脸和他脸上的表情,笑开了。这个人就是这样,总是让他觉得可爱又可恶,让他生气让他难过让他开心让他感动,好像喜怒哀乐都拜他所赐了。黑子这么想着,右手摸着火神分岔的眉毛,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们结婚吧,火神君。”

———— —— —  —番外(1)Free  Talk
八木:“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火神君。”
火:“什么?”
八木:“到底为什么一拿到NBA的录取通知就急着求婚咧?”
火:“因为不想跟黑子分开,要是他被别(qing)人(feng)拐跑了怎么办?而且他现在跟别(qing)人(feng)在一个单位工作,相处的时间比我多多了,叫我怎么有安全感?!”
八木:“呃……好的,那请问黑子君,为什么在被求婚的时候要哭呢?”
黑:“当然是因为他说的那些话啊,说实话我是真的被吓到了,我还以为这笨蛋要说些什么混账话出来,但没想到是要求婚。可能是情绪反差太大了让我比较激动吧。”
八木:“激动,啊,那kiss也是激动……好吧,下一个,那么火神君当时说要带你去美国生活,为什么后来还是分居了呢?”
黑:“因为当时我的母亲还在,我不能丢她一个人在日本不管。至于后来家母去世以后还是不去美国的原因,就看你下一章怎么扯了。”
八木:“呃……黑子君你这话让我很难接。”
黑:“下一个,最后一个问题了。”
八木:“请不要反客为主……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是,火神君当时承诺的那些都实现了吗?”
黑:(摇头)
八木:“诶?!没有再求一次婚吗?”
黑 :“不是,在美国的时候他的确准备了戒指而且单膝下跪又求婚了。”
八木:“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黑:“他说再也不为那种事情吵架了,但是,完全没有做到,”
        “我们最后一次对话的时候,他都还在生气,连再见都不说扭头就走了,”
        “他说他离不开我,他还说不让我伤心,都是骗人的,”
        “火神君,是个大骗子。”

        他们并肩坐在我的对面,却看不见彼此,也摸不着,甚至不知道对方就坐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番外(1)END.
———— —— — —
对不起这一次我又拖更了,第四章正在艰难地生产中(因为实在是太多课程了好吧这不是借口),剧场版出了之后我发现我这根本就不是按着原著设定走了,那就变成【部分接原著设定】好了,毕竟我私设的地方也不少。这个番外本来该放在下一章以后的,不过考虑了一下还是现在放出来吧。微博上也会同步更新,祝食用愉快~❤
第一章链接:http://sandaobamuzi.lofter.com/post/1eb7f113_e558729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火神崽儿的老母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