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火黑】【光夹心】有时会突然忘了,我依然爱着你

🏀🏀🏀🏀🏀🏀🏀
火神╳黑子   青峰╳黑子   光夹心NTR
虐向   火黑婚后    副CP青黄    接原著设定
可能BE,暂时未定
新手上路,祝食用愉快,火黑世界第一甜
#火黑#

有时会突然忘了,我依然爱着你(1)


         黑子哲也的意识渐渐清醒,他发现自己正身处礼堂的中央,周围站着很多穿着黑衣的人,看着手里的白花,他知道了这是某个人的葬礼。
        但是是谁呢?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前很模糊,连那张黑白照片都看不清楚。
        周围站着很多人,那些面孔仍然模糊不清,他只能听到他们低声的唏嘘。突然有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是冰室。
        “黑子君,请节哀,我相信大我他……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什么啊……大我?
        “一架从日本东京飞往美国纽约的民航失事,目前仍不知去向,专家判断应是机身出现故障进而导致坠毁。据统计,搭乘本次民航的人员中有45名日籍人员,现正在进一步的搜救当中……”
        这些字眼闪电般从黑子的脑袋里劈过,他的身体瞬间从头顶冰凉到脚尖。一抬头,原本模糊的大黑白相片一下子清晰起来。
         死气沉沉的相框里,黑子看到了火神凝固的脸。


        “不要!”
        凌晨两点半,黑子哲也因为这个噩梦大叫一声从床上弹了起来,顺便吓醒了好好睡在旁边的火神大我。
        “你有毛病吗黑子……喂……”火神强忍着揍他的冲动,还想就着剩下的睡意接着吃掉梦中的那个巨无霸汉堡时,黑子竟然一下抱上来,因为噩梦惊吓还在喘着气。
        火神知道黑子平时睡觉虽然也不安稳,但是也没有像今天这样突然大叫又抱人的。
        是的,他们已经结婚三年了,同居生活从大学开始也已经七年了,从谈恋爱开始算那就要接近十年了,生活模式早已经进入了老夫老妻的阶段。平时亲昵的时候虽然也有,但是因为各自的工作加上时间的磨合,虽然同住一间房同睡一张床,生活也还是比拍拖的时候要平淡很多很多。
        像这样搂着对方睡觉也已经是久远得不知道时间的事了。
        火神顺势搂住对方,手钻进背心里摸他的腰背,这才发现黑子身上凉丝丝地,还出了好多汗。
        “你该不会生病了吧?”火神放弃了梦里的巨无霸,想起来给他盖好被子,却被黑子抱着按了回去。
        “请不要乱动。”黑子把头埋在火神胸前闷声说。
        为什么无端端会做这样的梦?黑子自己也不知道。火神是职业的篮球运动员,他们早就习惯了聚少离多,有时候甚至一年中在一起的日子凑起来只有一个月。可是,黑子像现在这么慌乱还是第一次。
        火神听到他吸鼻涕的声音,好像做噩梦吓哭了。他把手扣到黑子的脑袋上揉阿揉。
        “你今晚干嘛?我明天早上还要赶飞机……快点把被子盖好别感冒了啊。”火神半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好像又要睡了。
        “大我……”黑子把脸凑到火神旁边,手从搂着他的腰变成搂着脖子。
        “嗯?”
        “你明天别去美国了好不好?”
        “你傻了?”火神抬眼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泪眼,拇指按在黑子的眼睛上揩掉他的泪,说:“这可是第一赛季的预备期啊。话说刚刚做了什么梦啊能把你吓成这样?”
        “那……我要跟你一起去……”
        “来看我比赛?我也想啊,可你不是说这个星期你们学校有领导来调研吗?你还说你是班主任兼地理科组长这周无故不能缺勤,这些都是你自己说的……”
        黑子无奈地呼出一口气。   “那你要记得下了飞机给我报平安,一定要早点回来。”
        火神笑起来,“以前我们分开那么多次怎么也没见你这么舍不得我啊?”
        “对结婚后的伴侣说这些话不是很正常的吗,火神君?”
        “是,是,所以快睡吧,我七点半要起床……”
        但是趁着难得的温存,黑子还是缠着火神要了一个吻才罢休。
—————— —— —

        闹钟响起后,起来换衣服的火神发现黑子也顶着一头乱毛爬起来了。可今天是他难得可以睡懒觉的周末。
        “我要去送你。”黑子从被窝里坐起来。
        火神虽然觉得有点意外,但也很开心,被恋人牵挂是很温暖的事。他觉得这种相处模式好像回到了大学的时候。但是起床后一切又好像归于平淡,他们很快吃完了早饭准备出发。
        
         “好咧,上车。”
        黑子仍然心有余悸,他整个晚上都没睡好。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知道那不过是个噩梦,但是那种惴惴不安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他觉得今天一定要做点什么,但是又觉得这想法很无厘头。
        黑子扣好安全带,车子发动。他看了一眼开车的火神,发现他脸上挂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笑容。是那种小孩子般得意洋洋的幸福。
        “火神君真是像小孩子一样呢。”黑子直接说出来。即使是对着相恋多年的爱人,黑子也没能改掉说敬语的习惯,二人在平日里对对方的称呼还跟高中时一个样。要说例外,那只有在特殊情况下,缱绻的时候,动情的时候,才会抛开面子叫名字。
        火神也瞥了黑子一眼,带点小秘密被发现的不好意思说:“怎么了?”
         “看起来好高兴噢。就因为我今天来送你?”
         “不会吧?真的有那么明显吗?”火神拍拍自己的脸,见被识破了,他终于大咧咧地笑出来。“不应该高兴吗?黑子今天那么喜欢我。”
        “我一直都是这么喜欢。”
        火神的笑对黑子来说有一种魔力,看着他笑,黑子不安的心也渐渐地踏实了许多。从高中一起打篮球开始他就这么觉得了。
        他开始觉得自己真是杞人忧天,不过这个结果好像还不错。
        桃井曾经问过黑子究竟看上了这个大傻个哪一点,当时他完全答不上来。但是现在看着这个笑容,黑子很肯定,他爱死了这个人的每一点。
        不过,现在他们的感情跟高中时期腻腻歪歪的甜蜜还是不一样了,小小的争吵成了家常便饭,亲昵反而成了难得的事。黑子总觉得都是因为火神的性格太急躁了,而火神的不满则来自黑子的意愿总是与自己的相矛盾这一点,比如不愿定居在美国而非要留在日本,还有——
        那个叫青峰大辉的男人。
       高中毕业以后,黑子没有继续打篮球,而是考进师范大学选择了地理专业;火神则在高中毕业后加入东京男子篮球队,黑子大学毕业的同年,火神签约NBA芝加哥公牛队,二人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进入现在这样的平淡状态的。
        黑子大学毕业后,选择回到帝光教学,也是这个时候,他和青峰大辉重逢了。 他现在是帝光篮球部的教练,可以说是黑子的同事。
        他是他的初恋。但是高中毕业后黑子除了知道他被球探赏识,然后加入了日本国家男子篮球队以后,就再也没能和他联系,连桃井都很少见到他。不只是黑子,奇迹的其他人也一样,除了在体育频道里的比赛中看见之外,都没有和他联系上。
        不过青峰在国内的确很出名,当年的知名度和如今在NBA的新星火神大我不相上下,要想知道他的消息,上网随便一搜就是体坛头条,还有人预言他在一年内将会进军国际篮坛。所以,当他选择在黄金期退役的时候,全国体坛舆论都炸开了锅。
        后来黑子才知道,青峰是受了不可逆转的腿伤,才失去了进军国际球坛的机会,只能退役。他和黑子一样选择了回到帝光,成为帝光篮球部的教练。
        青峰是黑子的过去式,这一点黑子不否认,而且已经放下了。但是在火神眼里,这个突然消失又突然在他要离开黑子身边时冒出来的青峰大辉,是他们关系疏远的罪魁祸首。他占据了二人争吵话题的95%。
        在黑子看来,每次只要一提到他,温柔的火神君就会突然暴走成失控的火神君。但是每次暴走期过后又会主动道歉,所以他们的冷战最多不会超过24小时。
         “嗯?这是什么东西?”在等红灯时火神喝了一口水,把水瓶放回去时他突然注意到脚底下踩到了个什么东西,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个水蓝色的哨子。
        黑子突然紧张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个哨子是青峰的。
        紧张并不是因为做了什么亏心事,而是因为只要黑子一提到青峰,火神就会特别在意——比如他们都在帝光这件事——火神自己都不知道,敏感的他有多么暴躁易怒。
        火神把这个小玩意儿反复看了看,发现光滑的斜面上刻着两个字母,A&K,做工很粗糙,一看就是自己划的。
        “A和K是什么意思啊?”火神把它丢给黑子,绿灯亮了。
        黑子也愣了一下,这只哨子是青峰的没错,但是为什么是A&K?他往细想了想,绷住了神经——应该不会吧?
        “我也不知道,这个不是我的。”黑子也理不清了,只好实话实说,反正自己也没做什么亏心事。
        “那是谁的?”
        “是……青峰君的。”
        “哈?!为什么他的东西会在我们车上?!”火神果然又冲动起来了。
        “是这样的,因为上一次出去聚餐,我喝醉了正好碰到青峰君所以就拜托他帮我开车,这个哨子应该就是在那时候……”
        剧烈的震荡打断了黑子的话。是火神猛地一个刹车,把车靠在了路边。
         这里能看见前面就是机场,但是他决定不开进去了。
        “哈?喝醉了?你明明知道自己开车还喝酒?然后这么刚好碰到他?”
        “就是这么刚好。我不知道他们会带我去那样的酒吧,我当时被灌了很多酒,应该说是还好碰到了青峰君。”黑子心说不好,这人已经开始暴走了。“请你相信我。”
        “噢——他把酩酊大醉的你扶上车,然后开着车把你送回家——”火神的脸色很不好看,黑子也有点生气,因为火神君不相信自己。
        “看你这么虚弱,应该又把你‘扶’下车,然后‘扶’回家里,接着‘扶’到房间,最后‘扶’上……”
        那个字没说出来,因为黑子一记重拳击在了火神脸上。
        二人沉默了一会,火神沉着脸没再说什么,戴好掩人耳目的装备,打开车门后把钥匙丢给黑子,走到后面拿行李了。
        黑子出手以后也懵了,他看着刚刚伸出去的那只手,等火神已经打开车门走出去时才回过神来。他是一时冲动,因为他知道火神在想什么所以很生气;但是他很少一时冲动,更何况是动手。
        黑子追了出去。
        火神正把行李箱卸下来,黑子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不起,但是,是因为火神君说得太过分了……”
        他不能理解火神为什么那么敏感,就算因为青峰是前任,但也已经是初中时候的事了;他的伴侣是火神君,他只爱火神君,黑子由身到心无不承认着这一点,而且——火神脖子上一直戴着冰室那个戒指项链他都没说什么呢。
        “火神君,我和青峰君什么都没有发生,请你相信我……”
        火神重重地盖上了后备箱门,泄愤一般。他很清楚地知道青峰大辉是怎么想的。他很清楚青峰对黑子的感情。
        因为青峰和自己一样,他也曾是他的光。
        所以说,A&K是什么?
        “到这里吧,”火神撂下一句,“你回去吧。”就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了。
        黑子看着他的背影,满腹委屈突然蹭地一股脑冒出来。
        “火神君是笨蛋!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他冲着火神的背影说。
         黑子觉得自己也是笨蛋,明明刚刚好不容易才看到他那么幸福的笑,结果还是变成这样。
        相隔六个月,为期六天的共处时光就这么结束了。黑子心里空落落的,一直目送他到消失在拐角处。他期待着火神能回头看一眼,可是他没有。

        很久以后,黑子回想起这一天,如果他当时能想起那个梦,如果他能早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冲过去抱着他。
        可是他没有。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火神崽儿的老母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