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黑】waiting for your kiss

火黑1011结婚快乐!!

虽然我这里还是大夏天,但是火黑已经提前过上了圣诞wwww其实就是想象了一下【如果黑子是火黑聚聚】的设定~(感谢海海羽毛美咸以及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并不神秘嘉宾友情出演~感谢你们你们是火黑圈的瑰宝!
火黑日快乐!这是我的第一个火黑日,我来晚了,真想跟你们一起继续喜欢更久的火黑!

~~~~~~~~~~~~~


『……

就连黑子他本人也不知道自己这究竟是在干什么。

啾。

究竟是为什么要做出「街头索吻100个」这种荒诞的实验也好,自己竟然真正将它付诸于实践了也好,还有,此刻献出最后一吻的对象,是这个人也好。

黑子在火神的脑袋凑过来的那一刻,大脑已完全当机,什么也无法继续思考了。冰凉的嘴唇在贴合的一瞬间被点燃,噼里啪啦,黑子几乎能听到自己心里的烟火盛放。

他紧紧抓住火神烫烫的手——一如既往的宽大厚实甚至有点粗硬——并且希望他也能回握住自己的。

END』  

  ——カミミ连载火黑短篇集新刊《妄想集》最终回《索吻》


 

Youtuber,即在油管上发布个人原创短片的视频博主。黑子哲也凭借着清秀的外表和脑洞大开令人啧啧称奇的魔术表演从中脱颖而出,收获了颇高的人气。

跟许多知名网红一样,围绕着他们的许许多多话题也渐渐地不止是作品的优劣,人们开始将目光更多地放在本人身上,有时候比起作品,一些网红的日常可能更加吸引眼球,尤其是在长相上比较占优势的博主。网络世界总是像这样告诉每一个人:脸和实力是同样重要的,两者兼备的人无疑会走得更顺利一些。

黑子哲也亦是如此。要论资历,从刚刚在油管起步算起,他少说也已经有了三年的投稿经验。作品也渐渐从一开始炫目的魔术技巧转变为他自己的一些脑洞日常。

粉丝们可能都不记得他的风格转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一年前。那时候也正好,是黑子哲也从另一方面被莫名其妙地推到风口浪尖的开端。

跟另一个人一起。

真人cp炒作在腐文化当道的时代,放在哪都不算新鲜,尤其是颜值上过得去的公众人物,黑子也没能幸免。

那个人的名字叫火神大我,是Youtuber大军里的大胃王吃播新秀,健壮的身材帅气的外表还有那对标志性的分叉眉毛,加上松鼠一般可爱的反差萌吃相,让他短短一年多就从初投稿发展成如今的大势期,从某方面来说也确实是与黑子「门当户对」。

然而事情不应该就这么简单才对。火神与黑子在镜头前展现给观众的部分里——也许是刻意避嫌为之,就算知道合作会带来更多的热度与人气——他们也几乎没有交集。

所以究竟是为什么粉丝会拉郎拉到他俩身上?这个问题没有人追究过,也没有人想去追究。不论是镜头面前没有互动,还是被路人嘲讽拉郎配,都没关系,全都无法阻止cp粉们的热情澎湃。

カミミ无疑是火黑众多同人作者里最受瞩目的一位,倒不是因为脑洞或者文笔多么出彩到大文豪逆天的地步,而是因为另一种更令人匪夷所思的理由。

她(这位太太虽然备受关注,但实际上没有公开过自己的任何个人信息,包括性别,但从行文风格上看大家默认这位太太是女性)从去年开始,每个月都在网上发表一篇火黑的短打小说,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事。关键的是,每次她在同人里捏造的梗,过不久就会在黑子发表的新作品里或多或少得到证实。

有人也曾经问过黑子关于这名神秘的同人写手究竟了解多少,本人也含糊其辞。实际上不管是黑子还是火神,两个当事人不知是出于什么缘故,似乎都不太愿意与对方捆绑炒作。在被人问到涉及同人和cp的话题的时候,都表现出逃避的样子;可要说私下里他俩不认识,从各种小细节看来,好像又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カミミ太太在上个月发表了最新的作品《索吻》后,就发布了退圈封笔声明,并宣布将她所有的短打整理成册发行。

***聊天室——黑子和他的大胃王老公***

【浅海翻车鱼】:(链接)(图)

【浅海翻车鱼】:「wwwカミミ的本终于可以买了!!!」

【这根羽毛并不沉】:「马上去下单」

【美咸团长】:「吃土也要买!!」

【H2CO3】:「这本简直是神hhh」

【浅海翻车鱼】:「(哭哭.jpg)是的ww」

【这根羽毛并不沉】:「这不是同人本,这是一整本的实锤」

【美咸团长】:「这是预言家的魔法书√」

【浅海翻车鱼】:「カミミ简直是马猴烧酒」

【美咸团长】:「是女巫,拥有神奇的力量本人也像传说一样神秘(不是)」

【H2CO3】:「给这本画封皮和插图的海海也超棒!」

【浅海翻车鱼】:「(哭哭.jpg)我真的没想到www在得到回应的时候我恨不得下楼跑十圈」

【这根羽毛并不沉】:「强强联合」

【H2CO3】:「www真的挺好奇カミミ的身份,怎么能每次都猜得这么准?」

【这根羽毛并不沉】:「肯定是内部人员,肯定多少知道点情报的,不然太玄了」

【H2CO3】:「这本里好像收了八个短打,真的每个梗都全中wwww」

【这根羽毛并不沉】:「真的,简直了」

【这根羽毛并不沉】:「那篇特工paro可以说是具有划时代的纪念意义了」

【浅海翻车鱼】:「哈哈哈哈是!黑子女装www」

【美咸团长】:「女装?是说我们黄濑的那期么?(笑哭滚地.jpg)」

【这根羽毛并不沉】:「是的」

【浅海翻车鱼】:「从此告别拉郎」

【这根羽毛并不沉】:「关键是火黑特工鸳鸯拍档paro!黑子女装真的太色气了,可爱想日!」

【浅海翻车鱼】:「体格差wwww他俩那样穿着,同框的时候就很明显」

【H2CO3】:「黑子驾驭那种抹胸小礼服真的完全不在话下,锁骨太漂亮了ww火难得有日常以外的扮相也是苏我一脸血,还有眼镜什么的」

【这根羽毛并不沉】:「(推眼镜.jpg)就像黄濑说的,拍av既视感」

【这根羽毛并不沉】:「最后火不是还对着黑子脸红了么」

【H2CO3】:「wodema」

【美咸团长】:「感谢黄濑小天使给我们提供的机会」

【H2CO3】:「其实还真的挺难得的,他俩平时真的没啥同框的机会」

【浅海翻车鱼】:「是,要说还有别的,那大概也就是那次黑子在直播的时候火神突然闯进去了!」

【这根羽毛并不沉】:「没错!而且是那种串门串习惯了的既视感」

【美咸团长】:「就是串习惯了,黑子看到以后第一反应就是立马回应说“并不是大家想象的同居只是串门而已”」

【H2CO3】:「哈哈哈哈为啥要刻意提同居ww」

【美咸团长】:「肯定是一时间措手不及暴露真话√」

【这根羽毛并不沉】:「慌起来啥都暴露了??」

【浅海翻车鱼】:「(哭哭.jpg)所以说究竟是慌什么???完全就是有鬼嘛」

【美咸团长】:「肯定不简单」

【H2CO3】:「这样还说拉郎的人请移步眼科」

【浅海翻车鱼】:「但其实他俩互动也真的……不多,谈到这种问题的时候都挺躲避的」

【美咸团长】:「但是又肯定不是那种结怨的关系吧,要不怎么会串门?经常串门?黄濑也认证他俩是关系不错的好朋友♂」

【浅海翻车鱼】:「对呀w如果只是好朋友的话,可他俩在面对这个话题时候的表现真的……好微妙,这种距离感」

【这根羽毛并不沉】:「其实看他们平常在家里的视频也很妙不可言,各种不可思议的东西」

【H2CO3】:「对对!你们还记不记得火那次直播的时候,被突然闯进来的二号吓得快哭了的那次」

【美咸团长】:「哈哈哈哈记得」

【H2CO3】:「火后来的解释是“黑子有事把二号暂时放在他家里而已”」

【浅海翻车鱼】:「谁信啊(推眼镜.jpg)」

【H2CO3】:「而且很明显二号是被后来在外面摇铃的人引开的」

【美咸团长】:「黑子本人无误了」

【H2CO3】:「哈哈哈哈黑子可能是不知道火在直播就对火恶作剧」

【美咸团长】:「十分怀疑在镜头以外的地方黑子也经常这么整他」

【这根羽毛并不沉】:「(链接)之前贴吧上有太太整理了各种细节实锤」

【浅海翻车鱼】:「我永远忘不了那天发现同一条胖次同时出现在火黑当天发布的视频里的时候」

【浅海翻车鱼】:「我跟你们讲我很确定,它同样的颜色同样的形状,连脱线都脱得是同一个部位同样的长度(不是变态)」

【美咸团长】:「好的,同居了(不是)」

【H2CO3】:「哈哈哈哈没毛病啊,他俩的背景一直都只是在房间而已,说不定就是同一屋檐下的室友」

【这根羽毛并不沉】:「早就怀疑是同居了,同一件外套在他俩视频的背景里出现过好几次,有一次黑子那里还有一只火的球鞋,贴吧的实锤贴还找到了袜子的配对」

【这根羽毛并不沉】:「再说谁没事跑别人家里脱胖次还脱到房间里的??」

【浅海翻车鱼】:「真相♂只有一个」

【H2CO3】:「没谁了woc」

【浅海翻车鱼】:「(哭哭.jpg)而且黑子那天欲盖弥彰的否认仿佛又是一个实锤」

【H2CO3】:「我还想起来一个,那天黑子那期音乐魔术里面,房间里不是放了一个装着咖喱饭的碟子么,那下面还压着一张字条的」

【这根羽毛并不沉】:「看到了w」

【浅海翻车鱼】:「很清晰,大概意思是“因为吵架生气而不吃饭的人是大笨蛋”hhhh」

【美咸团长】:「那个字体很粗犷肯定不是黑子本人,结合内容来看肯定是别人写给他的」

【这根羽毛并不沉】:「这种宠溺别扭又温柔的语气怎么脑补都是火啊」

【H2CO3】:「火很会做饭不是吗?他最近都从专门的吃播转成半个烹饪教学了」

【这根羽毛并不沉】:「火神做的咖喱饭跟黑子桌子上那个,很像的」

【H2CO3】:「其实那个盘子也……」

【美咸团长】:「火黑is rio」

【H2CO3】:「火黑is rio」

【这根羽毛并不沉】:「火黑is rio」

【浅海翻车鱼】:「(图)哇!黑子刚刚发推说平安夜有个特别直播企划诶!!」

【浅海翻车鱼】:「火黑is rio」

【美咸团长】:「哇塞又有直播!看看这次カミミ聚聚的魔力施展出几成(不是)」

【美咸团长】:「这次黑子的说话方式感觉好奇怪啊」

【浅海翻车鱼】:「是啊感觉好轻浮」

【美咸团长】:「怎么有点像黄濑(笑哭滚地.jpg)」

【这根羽毛并不沉】:「圣诞?直播?!」

【H2CO3】:「wwwwカミミ太太的最后一篇就是圣诞直播的百人索吻啊」

【美咸团长】:「我……die」

【浅海翻车鱼】:「期待w」

 

【Twitter*Tetsuya-Kurokodesu】

『因为最近手头上的事情比较忙的缘故,都没什么时间做出好玩的视频,也没有在社交平台上更新动态,对于喜爱我的粉丝们来说大概久等了吧?真是非常抱歉~~说起来不知不觉圣诞节也快要到了(笑)~作为贺礼,我将在平安夜当晚进行一次特别活动的生放送!我自己感觉这次的点子真的非常有趣呢,请大家好好期待吧!(嘻嘻)』

【Reply*1011】

……

「黑子君……被二黄盗号了么?」

「口气好像Kise啊hohohoho」

「小黑子你??为什么这次是以Kise的口吻啊?!黄黑发糖?!」

……

「这个告知,等一下……黑子又偷偷看カミミ的文?!」

「非常期待!元气满满的黑子亲也非常可爱呢~~~」

「黑子是因为看了カミミ的文才想到要做这个的吧?」

……

「カミミ的设定是百人索吻啊」

「黑子这次的特别节目里会有Tiger在吗?作为贺礼的话,不管是亲吻也好还是别的什么表示友好的游戏也行,请在你的节目里跟火神君合作一回吧,我会激动得飞起来的~」

「黑子你真的有看カミミ的火黑同人吧??火神也有看吗??」

……

黑子随意浏览过几条评论以后关闭了推特页面,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不管发什么内容,他收到的评论总是跟「カミミ」或者「かがみ」这两个名字联系在一起。没办法,八卦舆论风向如此,并不是他自己可以掌控的——

黑子是这么宽慰自己的。

然而事实上他也知道,他们说的并非全都是无稽之谈。比如这次这条口吻奇异的推特的确是经黄濑之手发的;再比如他这会玩的东西事实上也并不是像他对粉丝们声称的那样,跟カミミ完全没有关系;又比如,在他们谈到火神的时候,他并不是真的完全可以做到内心毫无波澜。

至少绝对不是他自己表现的那样平淡,为见到这个名字而感到雀跃的时候,这种强烈的喜悦甚至会吓到他自己。

火神大我。

“火神君。”

光是在嘴皮子上浅浅地那么碰一碰它,内心就会被憧憬塞得鼓鼓当当。快要爆炸了一般,过后却是连他自己都感到尴尬的无所适从。

黑子觉得这样的自己蠢炸了。他还觉得自己是个怂得不行的胆小鬼,因为他不敢把这种心情告诉别人听,尤其一定绝对绝对不可以告诉火神。

理由连他自己也说不准。但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在介意男人与男人之间该不该产生情愫的问题,也不是在害怕社会的包容性不足会吃苦头这回事,就是单纯地……他没办法说。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连本人也无从得知。

黑子回想一下,火神大概是一年前搬进这间公寓的。初次见面对彼此的印象实在说不上非常好,因为两个人无论是从外形还是性格还是喜好来看,似乎都没有产生交集的可能。黑子当时手头上资金告急,火神刚从美国回来找不到地方落脚,经由中介黄濑这么一挑唆,火神在黑子的公寓合租的事情就这么以“实在没办法”的理由随随便便定下来了。大概也正因如此,自从火神搬进公寓以后的生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意外地不合拍。

黑子养了一只可爱的幼年柴犬名叫哲也二号,可是火神似乎对犬类动物有很特别的阴影,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做到“见到二号的时候不发出「唔哇啊啊啊啊啊!!」的惨叫声”;顺带一提,不仅仅是二号会把火神吓到,一开始的时候就连黑子也因为自身薄弱的存在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总是吓火神一跳,还在停电的时候把火神吓哭过。黑子对此的说法是:「的确很有意思,因为火神君胆子实在是太小了。要是他的反应能安静一点就好了。」

也许那只是个开端,在这之后火神作出的反击与黑子报复不计其数。口头上的互怼就不用一一细数,几乎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更有趣些的,像是火神在做饭的时候偷偷往黑子的奶昔里加些奇怪的芥末啦;火神拜托黑子帮忙剪片子结果被恶意地将本该删除的出糗镜头藏在最后变成鬼畜素材啦;看见对方在沙发上打盹就一定要掐住鼻子把人惹醒才好;还会为争论今天应该谁洗碗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在沙发上像小孩子斗架般拧作一团……总之,实在说不上和谐。

大概是因为跟火神君之间的那种大咧咧的相处模式,的确让这份心意变得更加矛盾。粉丝们还有一点也是猜得没错的,那就是他们的确同住一个屋檐下,不过并不是同居……绝对不能用那么暧昧的字眼。

只是一同分担昂贵房租的室友而已。

而且这种关系也即将迎来终结——烦人的笨蛋火神君,他终于要搬走了。

黑子深深叹了一口气,他以为自己足够豁达,其实只是一个怂到爆炸而且一点也不坦率的笨蛋。

可是从另一方面来看,他又胆大张扬得可以。

指尖抚上手边那本薄书的封皮,摩挲过上面的纹路,包装非常精美,烫金的字体在阳光的反射下熠熠生辉:

《妄想集》

カミミ的短篇合集,今天早上才正式开放了预售渠道。

跟放在书架上的那些不一样,不是那种可以被光明正大摆出来的书籍。那只是一本同人志。令黑子难以启齿的不是令人浮想联翩的恋爱桥段,而是里面的对象,他和火神。

也是黑子见不得人的私心。

“黑子!”

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以为自己早已经锁上房门的黑子被惊得一个激灵,手一挥,那本同人志就被“啪嗒”一下扫落到书桌与墙壁的缝隙里,黑子手撑着桌沿推开凳子一下子站起来。

罪魁祸首见状挠着后脑勺讷讷道:“啊,什么掉了?抱歉……”

“火神君进来就不能敲个门吗?”黑子的声音里染了一层紧张的颤栗。

他低垂着头,也没转过身来。火神察觉到他的反常。

“你怎么啦?”

黑子还在耸着肩膀微微发抖,并没有作声。于是火神从门口踏进了黑子的卧室。

“请等一下。”黑子深吸几口气大概稍微缓和过来,终于转过身来,表情愠怒,“火神君实在是太失礼了。”

“唔,”火神倒跳一大步撤回原来的位置,“好了,这样就可以了吧?你这家伙最近几天都怎么了?”

“我并没有对你做什么。”

“你躲我!”

“……全都是火神君的错,我现在只是在对粗鲁的行为进行应有的谴责。”

“我……”

黑子重新坐回凳子上打开pr假装忙碌:“如你所见我正在忙,没事的话出去请记得带上门。”

“啊……有事!”火神这才想起自己跑来找黑子的初衷,“你刚刚在推上更新的那条告知我可看到了!怎么回事你真的要做那种无聊的实验吗?”

“是的。”

“为什么?!”

“这不需要为什么吧?”黑子疑惑地看向火神,“节目企划就是企划而已,火神君有空不如想想你要做什么吧,下个星期就是圣诞了呢。”

火神突然收敛了脾气,走过去一屁股坐到黑子床上说:“你换一个吧。我帮你想,啊,不如我教你做香草奶昔怎么样?你拍一个美食教程!对了!二号人气也不低,你给它打扮一下怎么样?我帮你,别去找黄濑那混蛋,你可以扮成Santa,二号就是鲁道夫……”

“火神君。”黑子不耐烦似地打断他,“请你出去。”

“又干嘛?都说了我有事!”

“这种没有意义的对话只是在浪费我的时间而已。”

火神无视黑子瞪过来的眼神,上半身倒在黑子床上——像那天对黑子说要搬走了的动作一样——就这么赖着了,手一下下锤着黑子用的枕头。

他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

“……你不愿意做那种事的对吧?我知道你不愿意。”

“……他到底用什么把柄威胁你?你告诉我我能帮的一定会帮的。”

“……你别听黄濑的话,白痴死了,那样的游戏,明明一点都不适合你。”

直到他再也发不出什么牢骚了,黑子都没有回应过一个字。

火神知道他在生气。那天自己也为这事嘴一快,对黑子说了些胡话。

火神也反应过来,事实上他是在害怕黑子跟别人接吻这回事。

无法再深究下去,脑子乱成一团糨糊,过了好一会儿火神才笨拙地再次开口:“黑子,我跟你道歉,你能别生气了吗?”

黑子终于有了反应,他回过头,目光交汇。

“你不需要道歉,我也没什么好生气的。”黑子说道,“我要忙我的事了,我说过,我的事跟火神君完全没有关系,所以从现在开始请不要再打扰我。”

火神终于安静了。

 

火神前脚刚走,他后脚就立马跟上锁上了门,直到这时黑子一直端着的架子才敢卸下来,他重重舒了一口气,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审讯。

眼神空空在床上火神睡出的那个窝里停了几秒,他的目光收回落到书桌与墙壁的夹缝里,探出手艰难地从缝隙里把那本东西掏出来。他吹掉上面的灰尘,烫金的字体被折出刺眼的光。

猫下身子,从床底下拉出一个不起眼的胶盒子,里面整整齐齐摞着一沓,沉甸甸地都是他可耻的妄想。

那些都是曾经出现在黑子梦里的他们。在那里他们像恋人般对视,有的时候他们紧紧牵着彼此的手,还有画着火神俯身亲吻他的画面,火神的手捧着他的脸,黑子甚至记得在梦里火神的吻和那只手的温度。

喉咙被窒得生疼。

箱子的缝隙已被填满,他只好把手中多余的这一本搁在最上面。

这也是最后的一本。

黑子决定不再喜欢火神。


Loading...



评论 ( 13 )
热度 ( 32 )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三刀八木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三刀八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