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黑】R18*Exploring(探索)

Exploring(探索)

·火黑已交往设定  青黄直男神助攻设定

·和《爱称》在同一个世界里,发生在那之后,不记得or没看过的话请回顾一下吧!

·仍然发生在某个暑假

·预计有三篇吧(我以为很快可以结束可结果我还是无法认清自己的某种实力ojz)

 

(大粗长的第一篇)

 

火神君是个粗神经的人,做什么事下什么决心都按着他自己的本能来,还非常容易冲动,这些黑子都已经知道得非常清楚了。所以,当又一局二对二输了之后,火神在黑子的意料之中怒气冲冲,急得跳脚:

“可恶!”火神接过黑子递过来的运动饮料猛灌一大口,“不行!再来!”

“行了吧你,真不知道这家伙去美国都干嘛了,以前是怎么赢过我的?”青峰带着恶作剧一样的表情调侃道,“现在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就一边歇着吧,就你今天这样,再来十回都没用!”

“再来该轮到我跟小黑子一个队了!”黄濑倒是兴致勃勃。

“不行!我只是跟黄濑没法配合而已,”火神一口否决,一只手臂大咧咧从后绕到前箍着黑子的肩膀,把他拉进怀里,晃得黑子差点呛了一口水,“我这次跟黑子一起肯定打爆你们!”

“这借口太扯了吧,你上一局就是跟阿哲一个队的好吧?”

“就是说啊,怎么能把输的份全怪我啊?你们都跟小黑子组过队了,这次怎么也该轮到我了!”

“不行!之前也是说好抽签决定的,凭什么听你私自定啊?”火神冲他俩嚷嚷完,手上又不老实地把人往怀里一带,得意洋洋道:“再说你问过黑子意见了么?你自己问问他愿意跟谁?”

这下黄濑没话讲了。他口中的“跟谁”很明显并不只是在指代组队拍档,而火神也的确有这个资格说这话,别说是选打球组队的搭档了,黑子早就连人带魂都一起打包献给了火神——只有火神能这么放肆地搂他,只有火神能这么放肆地揉乱他的脑袋后还能获得一个腻死人的笑,也只有火神能被他包容下这么多的放肆——尤其是火神去了美国以后,远隔重洋的距离更让两个人平添了几分相思,黑子有时候动不动就要扯到火神君,青黄二人被闪得眼都快瞎了,可抗议无效,因为黑子对自己的“残暴行径”根本毫无自觉。下次见面也照样要提起点什么。

“呜哇!小火神太狡猾了竟然这样作弊!”

“就是啊,火神你怎么能随随便便走后门呢?”

“嘿嘿,小青峰你也别突然开黄腔……”

这种等级的荤段子,要是以前的火神听了绝对会脸红着咆哮“什么鬼啊!”可是现在,估计是谈恋爱以后什么都做得多了,也可能是在美国待得久了,他也越来越能够轻车熟路地应付他们丢过来的梗。

他反手摸着黑子的下巴和脸,挑衅道:“管你怎么说,反正我对黑子绝对不是随随便便。下局我也要认真起来了,肯定给你们好看!”

可火神没想到给他当头一棒的不是这两个家伙,而是黑子,他从他怀里挣出来:

“火神君,没有下局了,我到时间要走了。”

火神如黑子料想的反应一模一样,果然像踩了雷一样炸起来:“什么?不行!你这家伙……”

“火神君。”黑子打断他即将脱口而出的抱怨,他既然知道用怎样的方式点火,就自然非常懂得让火神快速冷却下来的办法,他这么柔柔地唤一声,然后对着炸毛的火神微微一笑,就那么一笑,他知道这就够了。黑子满意地看着对方盯着自己说不出话来,然后手伸上去捏捏他特别容易泛红的耳朵,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忘了么?我今天下午要陪奶奶去医院做检查的,你等下也要去机场给你的父亲送机啊。”

经过这么一提醒,火神这才想起来,有什么抗议都只能堵在嗓子眼里鲠着吐不出来了,只能抓着脑袋暗自发牢骚。他这副样子落在黑子眼里,就像只委屈兮兮的小狗,失落得耷拉着耳朵和尾巴。黑子心想,自己会产生“火神君真是太可爱了”这样的心情,一定不是因为戴了恋人滤镜。

然而黑子这些心理活动,正处于混乱当中的火神是不会知道的,他一心只想着跟黑子组队再打那两个家伙一个落花流水,完全不能甘心今天就这么以败北收场。这家伙正抓心挠肝地为今天没法在黑子面前扳回一城而懊恼呢,手就突然被对方扯过去,他不自觉朝他弯下腰,黑子就捧着他的脸,在他的眉心处啾地亲了一下。

“那么我先走了~”

火神这才混乱得什么也无法思考了,他两只手捂着黑子的嘴唇刚刚接触过的地方,站在那里呆呆地盯着黑子离去的背影看了好久,直到人都快要消失在转角了,才讷讷道:

“噢,噢……你,慢走!”

等他回过神来,已经看不到黑子的身影了。火神这才带着叹息转过身来,一抬头碰上对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盯着他的两对死鱼眼。

“唉,小火神看着小黑子离去的背影落寞得我都快要落泪了。”

“嘛,虽然我对硬邦邦的男人没兴趣,但是我还是要说,现充都给我爆炸吧。”

看着对面两个人一唱一和,火神不耐烦地用篮球砸过去:“啰嗦!”

“呜哇小火神的脸红得太夸张了吧,你要熟了吗?”

“啧,刚才那么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在美国泡了这么久多出息了,这不还是原来那个纯情笨蛋嘛?”

“其实虽然我不太能懂,不过看着小黑子和小火神意外地不觉得违和呢。”

“所以说更想让他俩爆炸了啊。”

火神听得更臊得慌了,嚷道:“啰嗦死了!叫你们闭嘴啊!”

可这俩人像是故意在挑衅一样,仍然自说自话:

“光亲一下就这副样子,我真怀疑小黑子说的那些到底是不是真的。”

“想也知道了,他们两个一看都这么纯情,怎么可能火热得起来嘛。”青峰一边说一边摆出一副鬼脸,手里的篮球在指尖飞转,冲火神抬抬下巴,“喂,我说你们交往这么久到底有没有干过色色的事情啊?”

“你们两个家伙想打架吗?!”

“噢噢,恼羞成怒了!”青峰继续起哄,故意扭头冲着黄濑说:“你看我说吧,估计他连性欲都没有……”

火神终于忍不住了,一巴掌把球拍过来自己稳稳当当接在手里,怒道:“你说个屁!我,我当然有啊!”

逼着火神几乎是咬牙挤出来的几个字,结果青黄二人还端着下巴,故作一副“是不是啊”的样子。而火神此时瞪着他俩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向上吊的白眼,就差头发上放把火了。结果最后还是黄濑先说了句:“说到那个,其实我还是无法想象。小黑子那个样子的人,真的也会有看起来很sexy的时候吗?”

“当然有啊!”火神应得斩钉截铁,然后补充道:“……刚才打球的时候,明明就很帅来着。”

“哈啊?那叫哪门子sexy啦?”青峰伸了个懒腰,两手枕在脑门后面,“要说起这个,当然是要像小麻衣那种乳量才称得上sexy好吧?”

“小青峰还是一如既往地眼里只有欧派呢。”

“错!”青峰这回好像终于占据了什么有力证据似地大声反驳,然后从包里掏出他刚买的堀北麻衣最新一期写真杂志,用手指点着某个地方给他们看,“我发现了小麻衣除了巨乳以外的另一个sexy point!”

火神一脸阴沉地瞪着他,无动于衷,倒是黄濑很感兴趣似地凑过去看:“什么什么?哪里?”

青峰的手指挪开了一点,黄濑看到刚刚被藏在手指下面的一个棕黑色的小点,落在左胸内侧的位置,要不是这次的照片拍摄角度刚好,再加上青峰对胸部异常的观察力,几乎不会被发现。

“痣?”

“痣!”青峰像秀出什么宝贝一样骄傲地点点头,抬了抬眉毛说:“有这一点和没这一点其实看上去差得不大,可是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包括我想起以前的那些小麻衣,感觉完全会不同。”

“说起来,痣什么的,要是点在对的地方,好像的确是不得了的魅力点呢。”黄濑摸着下巴竟然开始认真地思考,“我二姐就说过‘有泪痣的男人魅力特别加分’这种言论。”

“切,那种痣怎样都好啦。不过话说我也因为这个关注到了另一个女优,据说她的痣都长在非常不得了的位置!”青峰说着不自觉露出诡异的笑,反手抽出另一本杂志,“那~个~地~方~噢~”

黄濑凑过去看,也惊得“哇”一声出来,激动得用力拍着青峰的背:“小青峰好眼力!这个位置还真的是不得了啊!哈哈哈!”

火神实在对这两个家伙的样子看不过眼了,趁机嫌弃道:“你们现在笑得就像两个变态一样,超恶心!”

青峰倒不在意,只睨他一眼,不屑道:“反正你这种喜欢平板的家伙是不会懂得巨乳的魅力的。”

“喂喂你这也不就一堆平面图吗?谁稀罕啊!”

“哈?你这现充又在变相炫耀吗?”青峰刚想发作,一下又像突然想到些什么鬼点子,一下子把手臂挎上火神的肩膀,坏笑道:“不过我也可以说个你感兴趣的话题——你观察过阿哲的身体吗?”

“?!”

“阿哲啊,阿哲的屁股上有没有像这样不得了的痣?”

火神刚平静下来的脸色转眼又红得像烤熟了一样,他把青峰的手打飞跳到一边,舌头打结:“/////什什什么鬼啊?!”

“噢噢熟了!超厉害还冒烟了呢!”黄濑在旁边起哄,跟青峰神秘地交换了一个眼色后,他说道:“看来是回答不上来呢,小青峰别强人所难啦。”

“说的也是啊,毕竟这家伙纯情成这样子,可能连真正的裸体都没见过吧?”

“所以说小黑子口中的什么‘火神君很厉害噢’十有八九是骗人的啦 ~”

“你看他现在脸都红成那个样子,真正要干什么的时候不得熟透了啊?”

“小黑子吹起牛来还真是面不改色啊。”

火神终于憋不住了,又把篮球砸过去,冲着两个一唱一和的家伙大吼出来:“你们两个混蛋给我闭嘴!那种事、我跟黑子当然做过啊!!!”火神作为男人的自尊完全不能忍受被这么小看,他还想说可不止做过,而且是做过很多很多次了!

“噗哈哈哈哈哈!!!”在火神的羞耻防线彻底崩溃以前,青黄终于得逞似地爆笑出来,他们当然不可能真的以为火黑两个人谈了这么久恋爱还什么都没做,这纯粹是在逗他而已。可没想到火神的反应这么有趣。黄濑边擦笑出来的眼泪边还说:“小火神太棒了,怎么会有人用宣誓一样的表情说那种话啦哈哈哈哈!!”

“///////啰嗦!”

“喂喂,所以说啦,”青峰似乎也缓过劲儿来了,也走过去用肘子狠狠顶了一把火神的背,说:“哲身上究竟有没有那种……嗯?”

“我跟你们说不着!球还我!”

黄濑抱着篮球说:“别这样嘛!这可是男人的话题噢~反正你在美国早都该算成年了吧?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尺度很大的话题。”

“还我!”

青黄一个掏耳朵一个吹口哨,假装什么都没听懂的样子。要是扑过去抢?简直像小学生一样!火神只好干瞪眼,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憋出一个:“SHIT……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啊!突然之间,谁会记得这么清楚啊?”火神讪讪道,他又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是真的说不上来,他并没有留意过黑子的痣长在哪里,或者说……他有没有长胎记还是痣之类的东西?火神眼下真的是完全想不起来了。“哪有人刻意观察啊?那种时候当然……注意力怎么都没办法集中啊,过后谁还想的起来啊?”

青黄二人又做作地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盯着火神意味深长地长叹一口气,黄濑把球丢给他,说:“看来小火神说到底果然还是男人呢。”

“嘛,那什么,拔×无情果然是男人的劣根呢,就连火神这种笨蛋都不例外啊。”

“烦死了你们!”火神怒气冲冲地嚷道。可也并没有打断那两个家伙的絮絮叨叨。

“那种时候也会满脑子都被色色的东西堵住了吧,过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哈哈哈哈!那个词叫什么来着……精虫上脑?”

“噢噢,精虫上脑!”

看着这两个混蛋一呼一应很明显是在戏弄自己,可火神脑子像被塞住了一样,不仅想不起黑子身上的标记,连该怎么回击他们都忘掉了——其实他也的确是觉得,他们恋爱以来过了这么久,黑子跟他做了这么多次,自己竟然连黑子身上的印记长在哪里都答不上来这一点,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啰嗦死了!”最后火神临走前,拎起背包带子把包甩到肩上的时候,回头指着他俩,这会儿的表情才真是像宣誓似地说:“走着瞧吧你们两个混蛋!”

“噢噢,说好了啊!到时候可别怂!”是青峰起哄的声音,后面还混着黄濑吃吃的笑。

~~~~~~~~~~~~~~~~~

想到下一站请到评论领取上车卡!

评论 ( 4 )
热度 ( 46 )

© 火神崽儿的老母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