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火黑】【光夹心】有时会突然忘了,我依然爱着你

  有时会突然忘了,我依然爱着你(14)
🏀🏀🏀🏀🏀🏀🏀

      青峰最后还是在五月那里找到的黄濑。

  五月一开门就瞪他,很难解读她的眼神,除了哲那件事以外,青峰估摸着大概是黄濑跟她提起过什么,也很好猜,有关自己的话题很单调,不是哲那就是篮球。五月堵在门口,青峰盯着自己的脚,她说:“阿大你都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青峰没答话。僵持着沉默了好一会儿,五月最后才叹了口气:

“进来吧。他在里面。”

“谢谢。”

  青峰淡淡说了一声,擦过五月身边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窝在沙发上的黄濑。他木然地握着手机,看起来有点疲惫,想必也是因为这次的风波受到了影响。以前有关于他的花边新闻也不少,作为公众人物再难听的舆论他都承受过,黄濑都没有在意,至少没有像这一次那样在意,这是因为他这一回终于问心有愧了。黄濑也看到了他,没什么惊讶的反应,青峰会来找他并且会找到他,这件事本来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两个人对视以后谁也没敢动,青峰就站在他面前,黄濑也呆坐着,直到五月给青峰拿来一杯水,青峰才回过神来。“谢了。”他一口气喝干,五月刚想问他还要不要,结果青峰没自觉地,直接把纸杯子握在手里捏皱了。于是五月终于懂了,她看着眼下相对无言的两个人,识趣地退了场。

  可五月的这个选择只是让她自己脱离了尴尬地困境,被抛下的两个人也仍然不知道他们各自满心满腹的那些心思和语言,会是谁要用怎样的方式来开头?——最后还是黄濑先开了口:

“对不起,小青峰。”

“哈?我要你道个什么歉啊?”青峰用一句轻描淡写的问句和打着哈哈的样子敷衍过去了。

  青峰觉得自己就是个孬种,开场被黄濑抢了他自己觉得不爽,可如果黄濑真没说话,青峰也知道自己是断然不会开口的。他连自己要说什么都还没想好。只是知道,这个时候他除了来找黄濑也没有别的选择。这感觉对青峰来说很熟悉了,就像那次为了哲的那个梦,他也是不需要任何理由且完全没组织好语言地,就想着自己该找黄濑。

  黄濑带着点浅笑看着他,青峰被盯得心里痒痒地,把他这样当作是愧疚的表现,于是觉得自己应该再说点什么,他绞尽脑汁:

“要是觉得连累了我的话,你大可不必这么想。应付媒体什么的,我当年在球队的时候,也不是没碰到过这种情况。所以你不用觉得愧疚……反正,我自己完全应付得过来。”

  黄濑终于收回他把青峰盯得毛毛躁躁的目光,可是同时笑出来的那两声又让青峰提防起来,既尴尬又心慌,怎么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不成?想着想着他又觉得不对劲,他自己心里干嘛要像做了什么错事一样战战兢兢?这下轮到青峰盯着黄濑看,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青峰突然发现,跟对方能完全看透自己相反,自己一点也摸不透他的心思。

“你知道我的对不起不是因为那个。”黄濑一点也没像青峰那样避讳对方的目光,他张扬而坦率地和青峰对视,“但也不只是因为我擅自吻了你。”

  就是这种眼神,青峰能辨认出来,把他看得透透地,仿佛能从里面探出一只手,被抓住了,青峰就再也挪不开目光。那一刻他稍稍觉得惊讶,既因为黄濑能够如此直白地说出那件事,也因为他说的那句话,他似乎能够明白他的意思。最后青峰用敷衍的嗤笑掩饰了他的窘迫:

“嘁,不管是什么都没那个必要,老子根本不在意。还有,说了多少次别一副什么都看透了的样子,让人很不爽啊喂。”

  可是这伪装有点拙劣,青峰自己也知道,因为他根本没敢对上黄濑的眼神。这是那天以来他们第一次进行的直面这个问题的谈话,那天黄濑猝不及防地做了那样的事,青峰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家伙不光是亲吻而已,他还伸舌头,他还咬,用尽所有的技巧在这一吻里攻池掠地。他强硬,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当时就让青峰想起了自己对哲做的那些,他想起一切——再加上黄濑的那句“很恶心吧?”——他一下就知道了黄濑想借着这个疯狂的举措告诉他什么,他这下彻底明白了自己对哲做的那些算什么,他意识到那不是爱,不管是哲对自己还是相反都不会是,自己和哲从来都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有过一丝机会。别说那天晚上没睡好,青峰到现在都无法释怀。

  但是他稍微误解了黄濑的意思,那个人并没有他想得那么高尚,或者说,他少算了黄濑一个更直白也更自私的动机。

“看透了也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事啊,小青峰,那换作是你,你愿意猜猜看我的想法吗?”黄濑这么说道,他的左腿搭在右腿上,他的双手十指交叉着放在小腹前,他穿着皮鞋,下身是西裤,上身是淡色的衬衫,除了领口的扣子没扣好以外他的衣着服帖得找不到一道多余的破坏美感的皱褶,西装外套被他随意丢在旁边,被屁股坐到了一角,窗口的阳光照到了他的左肩没照到右肩——青峰强迫自己把目光放在黄濑身上,可怎么努力都没敢看他的脸。

  他听到黄濑笑了一声,似乎是有点无奈,黄濑说:“我希望你能知道,当时那么做,其实是出于我自己的私心。因为是我自己想吻你。”

  青峰再也无法用任何拙劣的方式来掩盖他的情绪,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我还希望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是能够看出你的心意,”黄濑的声音淡淡地,好像这对他来说只是陈述一个无关痛痒的事实,“因为我和你,我们是一样的人,觊觎自己明知道不会得到的东西,我这才明白这叫孤独感,孤独是最好懂的情绪,小青峰,你的孤独从那时候起就开始了。”

“那时候你和现在一样,篮球和小黑子哪一样都不是你的,但是你懦弱,小青峰你是个懦夫,你不敢面对现实,你爱他可你夹着尾巴逃跑了你甚至不去试着争取。现在你也一点没变,在小黑子以后,你现在还要再像那样丢掉篮球吗?你爱篮球,可是你又要选择放弃了吗?别找借口,你对小黑子犯的错我们以后再计较,但是现在,我希望你能只看着我。”

“……你别说了。”

“可我要说,我的孤独比你开始得早,我的篮球和对你的憧憬是同时开始的,我一直在跟着你的脚步,可是后来我发现,这种习惯已经不止在篮球上,我在别的地方,在更令我自己感到不可思议的方面,也开始了这种憧憬。我爱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因为这个而像你一样困扰,小青峰,我比你勇敢,我没逃避而且我在你面前争取了,我希望你从现在开始,能够因为我对你说的话,也开始迈出这一步。

“以前小黑子能让你重新找到篮球,我希望现在我也可以为你做到这些。想要看到小青峰继续站在球场上这种心情,这不仅仅只是为了你,这也是我的愿望。我所憧憬的你从一开始就跟篮球捆绑在一起,不论能不能得到回应,我都希望我能一直把这份心情保持下去,所以我想让你重新得到篮球。这些,我直接告诉你了,我足够坦率,”黄濑说完一大通话以后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口气,强调般重复一遍,“我也比你勇敢。”

  随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很久以后他们想到这一刻,都会感谢五月当时一直没有出现打破这种沉默。因为此刻的沉默和刚才那种尴尬而毫无意义的不同,此刻流逝过去的每一秒都在酝酿着一个尚不可知的结论,青峰脑子里被黄濑的话绕成了糨糊,可那种话,傻子都听得出来那就是告白,除此之外,青峰觉得值得思考的就只有篮球这一个话题了。

“我回去会考虑的。”青峰在临走前终于给了黄濑一个回应。

~~~~~~~~~~~~~~~~~~~

#

  送走火神的当晚,黑子失眠了。

  因为空气冷到裹紧了棉被都还是冷所以睡不着,因为他身边太安静了所以睡不着,因为突然发现这张大床太空旷了所以睡不着。微弱的光从窗口透进来,只照到空荡荡的那一边,黑子突然发现自己心里的失落,他想要火神睡在身边,这种感觉很是久违。他曾经也被这种相思折磨得睡不着觉,那是在最开始的那段时间,很煎熬很难受,可是习惯以后就麻木了——习惯,那种像慢性毒药一样把感情从内部腐蚀掉的东西——现在,黑子又一次尝到那种滋味。像不碰就没有知觉的伤口,想要治愈,就一定要让药物碰到它,要再经历一遍那样的痛才行。

  黑子呆呆往那边看了很久,没有挪窝,却把火神睡过的枕头抓过来搂在怀里,贪婪嗅着上面带着火神发香的味道。是和自己的枕头相似的,同样洗发水和洗涤剂的气味,可是又稍微有些不同,火神的味道更让他安心——他想火神了,第一次这么想,想到心里发酸,想到他愧疚,后悔那时候没有给他一个真正的吻。

  他现在的心情,就像正在又经历一遍最初的那种煎熬。

  一开始没有火神会多不习惯呢?很久之前,黑子曾在和火神分开的头一个晚上一遍遍想他,像在脑袋里翻一本画册,从队友关系到恋人再到伴侣,一页页都是火神,他从月色朦胧的午夜想到晨光熹微,一整晚。那个时候他看到什么都想跟火神说一遍,就连“今天香草奶昔的吸管变成了火神君的红色”这种事情都想要跟他分享;吃饭也尽量在学校解决,因为他不想自己一个人对着空空的餐桌;他还花了好久,才能适应在没有火神微鼾声的夜晚中入睡。二号还在的时候,它就陪着他一起无声地难过和想念,他们都是被火神溺爱得过分的孩子;后来二号不在了,就剩黑子一个人渐渐习惯孤独。

  抱着火神的枕头,黑子的内心渐渐安定下来。他闭着眼睛,感觉到窗口外面的树影把眼前那点薄光摇得微微晃动,今夜是匀匀的、安静的风,黑子知道自己不冷。伴着夜晚醇厚的呼吸,黑子的脑袋里渐渐酝酿出一个模糊的想法,在陷入沉睡以前,他决定在某一天,一定要找个最好的方式和最合适的机会,好好地回应那天晚上火神对他敞露心扉的话。他要告诉火神他的寂寞无奈和相思,要告诉火神他的爱,他不再躲避。

  会过去的。那是他当时对火神的坦诚作出的回答,但黑子突然醒悟过来,实际上远远不止过去而已,他们还有爱,他们还要相爱。

  黑子第二天一早才看到火神发给他的短信。

  【我刚下飞机,一切顺利。刚才在飞机上梦到你了,醒过来的时候看不到你就觉得好辛苦,又不能给你打电话,算着时间那边是深夜你还在睡觉,突然就难过得哭出来了,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笑)总之你好好照顾自己,黑子,等我回家。】

  是专属于火神的那种笨拙的表达。

“笨蛋火神君。”

  黑子看得心里酸溜溜,莫名又忍不住笑。其实不需要黑子特意叮嘱,火神每次下飞机都会给他留个话报平安,不过也都只是短短的“我到了”之类,以及永远作为结束的那句“等我回来”,大概也是黑子那个吻的功劳,火神这次走得特别开心,连短信的语气都变得轻快起来。

  【是。我也很想你。】

  在删了又改的好几次编辑之后,黑子最终是这么发出去的。

  像他自己说不清究竟是从那一刻开始和火神的关系变得淡漠了一样,黑子现在也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有了回温的迹象。也许是那天晚上火神敞开心扉的那些话,唤醒了黑子心里那块被相思之苦麻木了的温柔,所以他现在又能爱着火神了,虽然想念的滋味不好受,可这是好事。

  黑子开始追着火神的比赛看,像很久以前那样,他还记得自己以前有多痴迷于看他的比赛,因为球场上的火神和平时的他太不一样了。以前一起打球的时候没有这么明显,可是等黑子从队友的身份变成恋人的身份以后就越来越这么觉得——火神身上既有圣光,也有野性。可他没把这个告诉火神,他在突然变得频繁的邮件来往里说了好多:黑子开始跟他讲他的学生,讲班里有个像火神君那样一心只扑在社团活动里不好好学习的男孩;也说火神的赛事,说自己今天在直播里看到他了,还说自己帮他数着得分与助攻,提醒他局势越是紧迫就越是要冷静分析——然而,黑子就是在表达对火神的爱意和骄傲这方面,只字未提。

  要是放在以前,黑子可是打直球的好手,他还记得自己以前是如何把火神撩得一愣一愣,又羞又躁的样子。可是现在黑子发现他做不到了,毕竟已经过了这么久,谁不会变呢?他想到这里又苦笑着摇头,因为这话这感觉就像在给他自己的怯懦与不坦率找借口。

  黑子又一次一封封地摊开他收藏在床底铁盒里的那些宝贝,因为黑子实在是很在意,火神那条短信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

  终于,黑子在火神初到美国给他手写的一封长长的信里找出了这一小段。

  【……第一天到这里,在MJ点餐不自觉地对店员说要常规套餐换香草奶昔,他说他那里没有香草奶昔这个东西,问我的可乐要不要换成芬达的时候,突然间就好难过。】

  火神总是这样,他不会想到他自己啰啰嗦嗦的这么一大堆其实用“我想你了”几个字就能精准地概括完,以前到现在都不变,不过没关系,因为黑子总是可以解读出来。

#

  佐佐木和五月一开始每天都要来,后来每隔一天来一趟,现在已经是隔三五天的样子。说是治疗,可在黑子眼里看来根本就是打着幌子来干扰他的宁静。佐佐木每次过来,无非就是拉着他装模作样地问几个问题,像是睡眠情况啦,心情如何,昨天都做什么了,看什么书这种闲聊一样的话,然后就让黑子躺在沙发上给他放音乐,还有就是做那些稀奇古怪的心理学的玩意儿,比如让黑子在听音乐的时候讲话,说什么都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一直絮絮叨叨到音乐结束。但是他很少提起火神,或者说他根本没提过。

  这回他提了。

  在第n次看到黑子盯着某个地方出神的时候,佐佐木说了这样的话:

“黑子,总不能一直赖着假想出来的东西活到死。”

  在佐佐木身边的五月马上露出紧张的神色,她转头看着黑子,看到他的脸上仍然一丝表情都没有,盯着斜后方的什么在出神。

“……哲君?哲君!”

“是。”黑子这才木然地转回来。“我没事,我好多了。”

  任谁都看得出来,黑子现在的状态远远不足以称得上是“没事”,他根本就还没能像所有人所期望的那样从梦里走出来。五月每每看着黑子这个样子就不断地想到在医院里,他偶尔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就像他自己看着他自己变成了被梦魇支配的木偶,意识里知道要摆脱但是无能为力。

  佐佐木说:“你应该知道你要怎么做才能走出来。你知道的,不要再逃避了。”

  黑子用手捂住脸,声音闷闷从指缝里透出来:“我知道的。但是,我还不能让他走,他还不能离开我,现在不行。因为,我还、我还什么没有传达给他呢。我还没有告诉他……”

  他的身体颤抖着,声音也被喘息割成忽快忽慢的断句,听起来像是啜泣时的声音。然而实际上他并没有哭,这种情况之前出现过很多次,五月像以前的每一次那样站在他身后,用手拢在他耳朵两旁,凑在他耳边一遍遍地说:“哲君,哲君,放松,没关系的。”直到黑子停止颤抖,再次陷入混沌的安宁里,他的世界仿佛万籁俱寂。

  然而这次,黑子在平复情绪以后,他的脑子里再也无法继续沉默,他听到了别的声音。

“没关系,我爱你,黑子……没关系的,我放你走。”

~~~~~~~~~~~~~~~~~~~~

  黄濑的新电影并没有因为这种消息而被压垮,反而舆论的趋势配上这种罕见的题材,还给它的宣传推波助澜了一把。因为电影主题与事件的关联度实在是有些微妙,所以很多人都猜测会不会根本就是为了电影刷出来的一波炒作。

  至于最关键的那一部分,公众最终也没能得到什么有料的回复,公司方面没有得到黄濑的答案,因为黄濑鼓起勇气牺牲一切的告白,也还没有得到青峰的回应,不过他也并不奢求就是了。一切都插科打诨迷迷糊糊地随着时间和舆论的潮流敷衍过去,在热度降下来以后的时间里,这种消息也最终沦为不痛不痒的过期八卦。当然,是除了当事人以外。对于当事人来说,这个坎可没这么容易跨过去,时间没法挖掉这件事在两个人心里的疙瘩。

  青峰翻来覆去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当他被追着问到黄濑的新电影和这次事件的关联这种问题的时候,他也的确是琢磨了那么一会儿。爱而不得,光,以及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的佐藤。他反应过来,黄濑绝对是故意的,然而不得不承认,他的判定又如此地精准——包括自己为什么拒绝手术的白痴理由在内——黄濑总是对的。

  青峰在度过了无法平静的三个夜晚以后,终于冷静地重新作出了决定。

——————————————

我靠我居然肝出来了简直难以置信,不过我想你应该会觉得不知所云吧,嗯正常,毕竟我自己也看不懂我自己想说什么。最后,哪里虐了我的风格明明挺温馨的嘛(逃)。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火神崽儿的老母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