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刀八木子

一条整天不务正业只想看火黑疯狂做爱的咸鱼;沉迷吸索隆和火神无法自拔;微博同名~

【火黑】你知道我爱你

刚刚被吞了所以再发一遍希望这回可以活下来;
害怕被和谐多了被封号;
里面所有人物对话除了火黑间都是英文,因为语境需要有些打英文有些没打;
————————————————

这只是一场连常规赛都算不上的小比赛,无关紧要,虽然胜利的决心仍然是必须的,但是不用太紧张。“你们就当是平常练习赛这么打就是了。”上场之前,教练是这么对他们说的。
可对于火神大我来说,这个小比赛的意义非同一般,他现在甚至比一年前他第一次季后赛上场前都要紧张:手心诡异地冒着汗,心脏咚咚作响几乎要从喉咙口里蹦出来了——还遭到了队友无情的调侃:“Tiger,你不是这会儿肾虚吧?”——火神懒得理他也没法反驳,他知道自己已经紧张到了什么地步。然而这回不是因为篮球,而是因为对面是马刺,他们很厉害;好吧,诚实点,应该更准确地说,因为对面是黑子哲也。
他的恋人黑子哲也。

从高中就开始在一起的两个人,到现在已经要走过第七个年头了。其实说来也没什么可值得感慨的,可能是因为黑子的性格使然,他们的感情几乎从开始就如细水长流般地温吞又稳定,什么轰轰烈烈,什么海枯石烂,甚至是一般情人之间的轻喃软语——都没有的,男孩子嘛,更何况在他们成为恋人以前还是校篮球队的黄金couple,默契最重要。就连告白,都是黑子一如既往的那种不带一点多余情绪的表达方式:“火神君,真让人困扰。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你。”火神还记得,当时正是刚训练结束的时候,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更衣室里,大汗淋漓。在黑子说完这句话以后,他还没想出该接什么话,身体就自己动起来——男孩子在运动以后荷尔蒙会激增的传言大概是真的——总之也不知道是谁先用眼神向对方传递的讯息,也不知道是谁先凑上去,他们就这么交换了初吻。一切水到渠成,没有纠结没有羞臊,自然到好像本来就该是这么一回事儿一样。
也许是他们的爱情太过于波澜不惊了,在日本可以和黑子朝夕相处的时候,他没有过多的感触,该打球打球,该吃饭吃饭。也许也是当时太年少,还没成熟到敢于品尝情【诚信】事的年纪,最多也只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亲吻对方,所以恋人这层关系更像是一层朦朦胧胧的轻烟。直到后来火神去了美国,他才意识到,是会想念的,跟想念亲人朋友的那部分不一样,黑子是恋人,是特别的存在。初回美国时,他对恋人的思念让自己都意外,眼前的所有都会让他想到黑子,不论是多少的跨洋电话和视频都浇不灭他想拥抱他的冲动;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相思”是怎样的一种情愫。
每次黑子在电话里告诉他,要去美国看他的时候,火神总是开心得睡不着觉。到那会儿他才发现他有多爱他——他兴奋,他迫不及待,他在每次见面前都要好好地在脑海里演练无数遍,等会儿见到黑子要如何微笑,如何打招呼,才好让自己不显得太局促。可每次见面以后,一撞上那对蓝色眼波,他就没办法思考了;先前所有的排练都变成了没有任何意义的笑话——就这么爱他。
可是,渐渐地火神觉得,自己摸不清黑子的心情,对方甚至在每一次看见自己时的反应,都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每一次,就好像他们不是阔别已久的重逢,而只是某个普通的见面的下午。而火神那点紧张兮兮的心思又根本在他面前藏不住,这样一对比,火神总觉得自己像个笨蛋一样。
做【和谐】爱?做的,当然做。自从火神到了美国以后,每一次见面他们都至少会做一次。每次也都是像告白时的那个吻那样水到渠成的自然,把想念和情【友善】欲一并注入对方的身体里,又从那里面得到满足的快感,这是情【富强】事的迷人之处。可终归也只是普通的性【平等】爱,久而久之就变得像例行公事般失去了魅力,火神感到空虚,他想他的恋人也许并不像自己一样期待着他。黑子的淡然是他吸引着火神的魅力,可也是叫火神产生危机感的东西,这让火神缺少了那种实实在在的安全感。
况且,等黑子也到了美国以后,因为都要训练的关系,他们的联系反倒比以往更少了。这不仅仅是见面的频率,甚至连原本一周起码一次的视频都变成了偶然事件。
如果只是黑子,其实还不足以让火神紧张至此。真正的原因是,他和黑子吵架了。因为没有见面机会的缘故,所以还是最糟糕的那种:隔着屏幕吵架。
是两天前。说是吵架,不如说只是火神一个人在发脾气。其实现在想想,火神还是觉得是自己的错。那天训练他状态一直莫名其妙地不在线,而且烦躁至极,导致当天被教练训了个惨。本来想找黑子倾诉烦恼,结果还没牢骚两句,就被恋人说是“不会控制脾气的幼稚鬼”,而且没讲两句黑子就要离开了,说是要跟队友出去聚餐;火神气不打一处来,就连带着他的危机感和愤怒,一股脑地对着恋人发泄不满。
“走吧走吧赶快走!黑子哲也你这个混蛋!”
“嗯……火神君你今天怎么了?”
“我觉得你……”火神顿了一下,然后终于说出来:“虽然这么说很矫情但是,我想说你一点儿也不在乎我,或者说,我感觉不到,黑子。你就不能偶尔让我看见你为了我表现出一点情绪么?”
“我在乎你,火神君。”黑子还是淡淡笑着,“你知道我爱你。”
“我不知道!”火神故意这么说,“你别这么对我说话,每次你这样我都觉得你在敷衍我。”火神这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不可理喻,明明经常说“爱你”的是黑子,一开始告白的也是黑子,情人该做的接吻做【敬业】爱也都做得很好,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牢骚。“……总之,我总觉得咱俩的关系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意似的。”
“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拒绝去聚餐,坐下来好好哄火神君呢?”
“不是这个意思!”火神烦躁地吼他,“你别用这个口气跟我说话!从以前你就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我都怀疑假如哪天我们分手了你看到我还是这副表情!”话一出口,火神便慌了神:“不,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请不要朝我撒气,”黑子看他的眼神很无奈,“我看,火神君你还是先自己冷静一下比较好。”
黑子刚说完,就看到一只大手从后面一把蓐着黑子的头发,嚷着:“Come on! Tetsuya! Don’t waste our time!”黑子笑着躲开他,好心情似乎完全没有因为火神的牢骚受到干扰。火神知道他,那是黑子如今的好搭档,就像他以前是自己的搭档,也曾经是青峰的搭档一样。
噢,他妈的。
“……再见!”火神怕自己再说出什么不可原谅的话来,便“啪”一声扣下了笔电屏幕。
火神突然想起了一个词:七年之痒。还有,异地恋。都是让爱情产生危机的东西,更何况,在他和黑子身上,两个同时占齐了。
黑子肯定对他失望透了。火神正愁着要怎么向他道歉呢。第二天教练就告诉他们,说要跟黑子所在的那个队打场小比赛。火神当时就懵了,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尴尬,然后他马上就后悔起来,要是他当时没跟黑子吵架就好了,这可是很难得的重聚的时光。但八成是已经被自己给毁了。
看着火神怔怔地在那里晃神,队友一把揽住他的脖子:“喂喂,别虚啊,平时最努力训练的就是你了,待会儿我不和你抢,可得好好给你的小男朋友看看你有多厉害才是啊。”
“啰嗦……”火神挣开他,“训练就是训练,我又不是为了给谁看。”
他们没有对谁隐瞒过恋情,这对NBA couple也算是篮坛的一段佳话。正因为聚少离多,所以他们两个队只要能够凑到一块儿去,或者只要有休假,就会在队友面前甚至镜头面前毫不自觉地放闪。不要说队友了,就是球迷都对此见怪不怪了。
队友快速摁了摁火神的肩膀,火神回过头去,正好看到那抹蓝色的身影走出来。看样子,这回他是首发球员。也就是说,待会儿,他就要和黑子作为对手站在球场上,这还是第一次。
黑子背对着他这边,火神只能看到他那颗蓝色的小脑袋。站在黑子对面的是教练和他现在的搭档,那个高个子美国人,和黑子站在一起,不夸张地说,他看起来有黑子整个人的两倍大。叫火神如芒在背的是,那个人和他的恋人似乎关系特别好这一点。比如像他看到的那样摸黑子的脑袋;还有勾肩搭背也是常有的事,虽然基本上都是他整条手臂挎在黑子背上;胜利之后像他们以前那样和他碰拳;他有一次甚至在电视台的人问他对于搭档的看法时,说了“觉得他很可爱”这种话……好吧,火神承认是他自己的错,因为这个人对黑子做的动作他对他所有的队友也都是这么做的,也都没有什么太出格的东西。况且黑子确实很可爱。
可是像现在,他又把手臂搭在黑子肩膀上了,还不止,黑子还冲着他笑。不知道在说什么,他们在说他们自己的话题,是不关他的事的。一想到这个,火神就没法淡定。
那个大个子似乎是感觉到有针扎似的眼神盯着他,就转过来,正好看到火神,他便怪笑着推了推黑子。随后黑子转过头来。那双沉静的蓝瞳似乎可以穿越整个篮球场的距离,直透火神的眼底。
火神的心咯噔跳了一下。
可是还没等火神想出要如何反应,黑子那边的队友就喊了他一声,听不清说了什么。黑子马上把放在火神身上的眼神收回去,应了一声便小跑过去。就好像没看见他一样。
失落突然像灌铅一样流满全身。就像每次的阔别重逢那样,他紧张得无处安放的兴奋被对方淡漠的反应毫不客气地浇灭。火神觉得自己大概是又犯了一次蠢。
“……Tiger?Tiger!”火神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回过头才发现大家都已经坐在凳子上了,教练准备讲话,就差他一个。
“噢!”火神也小跑过去。

“哔——”裁判吹响哨子,“黑队10号,撞人犯规!白队进球有效,加罚一球!”
眼看正是要赶超的好时机,可火神今天不知怎地,状态总是不在线。他老发呆,速度比以往慢就算了,该和队友配合的地方也没打好,于是急火攻心,一个失误就被对方造了犯规。
“Shit!”火神小声骂了一句。悻悻走到旁边,抬头就看到对方罚进了一球,计分器的数字一跳,他们原本只需要再进一球便可赶超的分数这会儿又被拉开了距离。他看到那个高个子冲着黑子举起了求碰拳的拳头,黑子回应了他,火神几乎能听见清脆的拳头相撞的声音。
他妈的。
“喂!”火神的脑袋被人猝不及防猛拍了一下,“你个混蛋在干嘛?总不是因为男朋友在对面就故意放水吧啊?”
“啰嗦死了你!”火神拍开他的手,“我才不会这么干!”
他们这么厉害我怎么可能敢放水?况且这样的话黑子会生气的——这句话被火神吞了回去。
一直到上半场结束,他们都没能再把比分追回来。或者说,他们再也没能把比分追到刚才那样仅有一球之差的程度。
72:50,二十多分的分差。虽然不尽理想,但是下半场好好打把比分追回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教练这么说。还有Tiger,你是嗑药了吗?或者说你今天是没嗑药吗?啊?别给我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就算是小比赛你也绝对不能是这种态度,别给我低着头,听到没有!
火神听得心不在焉,把眼睛挪到旁边,心生烦躁,正巧撞上那对同样望过来的湛蓝眼波。也不知怎地,火神心里突然一下就镇定下来,就像突然把一只烧得正旺的火柴头没入水中,倏地一下,炽烈的火就化作一缕凉烟。他想起高中时在日本也是这样,黑子总是有办法把他从焦躁不安的火坑里拉回来,甚至有时候什么都不用说,就只要他看一眼,就像现在这样。
可下一秒,黑子的那个搭档又猝不及防把他亲亲热热地搂过去,另一只手用同样的姿势搂住另一个队友,笑得傻兮兮。然后火神扭过头去看向另一边,喝了一口水。黑着脸的表情把队友吓了一跳。
黑子被突然这么一揽也跌靠在那高个子的怀里,因为那人下手没轻没重,他的头还撞到了那位同样惨遭毒手的队友的头,疼得龇牙咧嘴。
“Hey! Zack! Please! If you shall kill me?! ”那个队友生气地挣开,黑子这也才从窒息感中得救。
“Sorry! My sweetie! Let mommy comfort your wound~”
“Please stay away from me! You a jerk!”
黑子看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被逗笑了。转头再看火神,他已经不在那儿了,黑子环顾了一下,发现他站在着球馆里离自己最远的地方,他背对着这边。站着,不知道在干嘛。

“哔——”开局哨响起。
这回火神没再分心,迅速抢到了球权,黑队先发制人,火神调整了状态后和队友的合作效率也直线上升,在开局就率先进了一球。黑队发出欢呼声,士气大增。火神和队友分别击了掌,在经过黑子身边时,他没看他。
黑子虽然纳闷,但是也有一丝欣慰:火神君总算是自己克服了自己的焦躁。他自己都没发觉,他看着火神小跑着的背影,露出了难以被人察觉的微笑。
“Tetsuya! 别发呆!”队友提醒他。
“是!”
火神自下半场开局以后,仿佛突然之间开了窍一般,效率一下子飙升,尤其是在对那大高个的时候,他用他惊人的弹跳力生生盖了他四次。不仅如此,他还以一人之力破了对方三个人的防守,连进两球。渐渐地,黑队士气大增,在第三场结束后,又将比分追至十分以内。队友都被他这爆发力惊呆了,这家伙似乎在季后赛都没有发挥过这么好的状态。但是不知为何,他一直皱着眉头,明明用自己的行动激励了全队,他自己却完全没看出斗志。
黑子站在那边看着火神,看到他正揪起领口擦脸上的汗,看他带着愠怒的眉眼。黑子暗自叹了口气,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What happens on your boyfriend? He seems to be too ....I don’t know how to say.”大个子Zack走过来,见黑子在看火神,也跟着打量他。他的手又不自觉搭在黑子肩膀上。这只是习惯。
“I don’t know.”黑子无奈地笑笑。“ He always like this.”
Zack看到黑子盯着那边不自觉地露出宠溺的微笑,觉得被肉麻到了,就怪笑说:“Really a good guy, AH?”
没承想黑子倒大大方方点点头。“He’s the best one.”大个子耸耸肩。
只是藏在宠溺的微笑下面,还有一层不知从何而来的疑惑和担心。黑子看得出,火神的节奏一下子变得太快了,而且,越到后面他越是单打独斗,这根本不像他打球的风格。刚才那场他一直可着Zack不放,好像要把比赛打成one on one一般。
看来火神君还是没能够自己克服自己的情绪。
果然,到了第四场,火神就开始频频失手。因为他的速度已经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以内了,和队友的配合也不在同一频率上,体力也因为消耗过快而跟不上,难以迅速地作出反应并爆发出矫健的弹跳。而且他的腿,在上一场的那几个大跳里已经负荷过重。黑子全都看在眼里,那种不妙的预感升腾起来,他总觉得这样下去火神君没准儿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于是黑子想给他降降火。想方设法接近他,让他和自己对峙。
“火神君你太冲动了。”黑子小声对他说。
“你别啰嗦。”
“急有什么用。你得冷静下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我们现在可是在比赛啊,黑子哲也。”火神瞪着他,“好好地把我当成对手啊。”
火神没费多少力就过掉了他。黑子有点纠结,他怀疑自己的话似乎非但没有让他冷静,好像还起了反作用。
火神接下来的反应再一次验证了他的猜想。他持球冲过去,似乎还是不想承认他已经耗尽了体力,仍然妄图用蛮力过掉前面的防守阵,当然不出所料地被截掉了。可是他像以前的每一次超越极限那样,再一次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与敏捷力,一个回身又把球权夺回来。无视队友向他发出的传球讯号,再一次单枪匹马发起猛攻。Zack也拼命追着他防守。火神太心急了,所有人都没想到,他竟然妄图在原本就没什么把握的距离起跳,也没有人想到他会刚好卡在那个高度——
大个子当然也跳起来防他,结果火神就这么刚好在那个地方耗尽了燃料。就这么刚刚好,在球出手的瞬间,火神被大个子起跳的冲力狠狠地甩开,整个人猛地撞到地上,腿着地,膝盖还在地上蹭着滑了一段。他丢出去的那个球打在篮板上,然后重重弹了下来。
所有人都懵了。大个子也是。队友也是。黑子也是。
火神的第一反应是:啊。好丢脸。完了,在黑子面前丢脸了。然后才是钻心的痛。
被队友扶起来的时候,火神用余光瞟到站在一旁的黑子,好像想说什么又没敢走上来。火神没理他,可能也没敢看他,就扶着队友的肩膀一瘸一拐退了场。虽然看着摔得惨,但是实际上好像并没有很严重的样子,火神在给自己缠好绷带的同时,裁判吹响了哨子。他们输了。火神觉得自己对此似乎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意识到这一点,他甚至不敢看教练的脸。
“抱歉。”火神还是鼓起勇气对教练说,“我好像搞砸了。”
教练似乎也并没有多大情绪,只是睨了他一眼说:“你一看到那家伙分寸就乱成这样可怎么行?别把你自己的负面情绪带进比赛里。”
火神低头用脚跟一下下戳着地,没作声。一抬头,他就看见那大个子把黑子一下打横抱起来,黑子被吓得不轻,紧紧地搂着那人的脖子。

可能因为只是个小比赛,所以大家对输赢都没有什么过于介意的,就当是平常的练习赛。打完了就在休息室里擦汗喝水,调侃着,你一句我一句,谁也没像火神那样把这场比赛如此放在心上。而谁也都知道,他这副状态不仅仅是因为输了球——谁会愿意在恋人面前那样丢脸的呢?
“Calm down, Tiger. It doesn’t matter.”队友拿了瓶水给他,“No one will blame on you.”
“Thanks.”火神接过水猛灌了一口。
其实藏在他心里的不仅仅只是对输了比赛的负罪感,也不是摔倒了丢脸,更多的是因为他的恋人。他的身影不请自来出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火神无法自控地想到他那样笑,想到那天他隔着屏幕看到他冲着别人那样笑,想到他现在已经又是别人的影子了,和他火神大我已经是对手了;但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这些情绪根本就是无理取闹,黑子说他是“不会控制脾气的幼稚鬼”,他老这么说他,火神自己也承认,自己的心智和恋人相比似乎的确是显得不够成熟,而他的恋人有着与可爱外表不相配的沉稳,所以总是黑子像个哄小孩的老师一样在哄着他,要是黑子不打篮球,火神曾经这么想过,他觉得他肯定会是全世界最棒的老师;火神回想起这些年来,似乎的确都是黑子在包容自己的暴躁脾气,就像那天他对着他一通发牢骚,黑子大多时候也只是静静地听他讲,没成想自己当时倒是得寸进尺把气全撒到黑子身上,还说了不该说的话。越想越烦躁,他现在只想抱着恋人小小的身子,听他说话,说什么都好,骂他也行,反正只有听到他的声音自己才能镇定下来。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火神悲哀地想,黑子肯定对自己失望透了。别说道歉了,火神压根不敢找他,他们这回可能不会见面了。
“Tiger!”
队友站在门口喊他,火神回过头去。就看到刚刚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站在那里,还是那样淡淡地冲他笑。火神转头看了眼教练,像是征询批准。像以前每一次黑子来找他一样,教练在队员们的吃吃蠢笑中随意点了点头。

火神走到外面,带点尴尬,他没有像自己以为的那样抱住他。火神有点意外地看着眼前微笑着的恋人,发现自己果然不出所料地把刚才的烦恼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好像对方有超能力似的。黑子背着一个包,已经把球服换下来了,只是头发还有点汗湿,脸上因为刚运动完还透着红。
“……黑子。”
“火神君。”黑子笑着抚摸他的肩膀。“怎么啦?这副表情。”
“没事。”火神低下头让他摸到自己的脸,然后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深吻。火神使劲儿索要恋人的味道,舍不得放开他,这是时隔好几个月的思念和爱意。
和队友道别后,火神就拉着黑子的手往最近的酒店去了。这也是约定俗成的习惯,每次只要他们在哪儿碰面,不用谁开口就知道要去开房,就像每次碰面时那个心照不宣的吻一样。做不做【法治】爱再说,去酒店只是想要两个人单独待在一起,反正一切都只是水到渠成的事。
(后面是和谐的部分)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