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帕特酱(Automatically长评)

可能跟很多别的读者不同,我在第一次看到这篇文的时候,是从第84章开始的。在lof的某个tag中无意看到点开它,当时第一眼就只有“啊这个太太文笔真好”的感觉,而且这一章在一开头就散发着浓浓的“病态”美感,而且写得非常细腻,我握着手机狼吞虎咽地看完这一章后刷着下面长长的链接,然后毫不犹豫地关注了她,感觉发现了什么宝藏。
看着看着我就发现这其实是篇暗黑风格的文,总的来说就是哲也作为一个被双赤二人无法化解无法割舍的爱与矛盾囚禁的受害者,他曾经努力地挣扎过,也看到过一点点希望,但是最后终于还是失败了,那一点点希望在破灭的时候也成了摧毁哲也的最有力的武器。双赤有着与常人不同的神经质,他们永远活在自己对哲也的爱产生的幻想与黑暗里,所以他们永远在索取哲也对他们的爱;与真正意义上是精神病人的双赤相对,哲也他是真正意义上的正常人,但是他成长在双赤病态的宠溺与控制下,渐渐长大他就渐渐地能感到这种束缚带来的痛苦,他开始挣扎,整个故事情节的矛盾也就开始显现出来。
长泽是让哲也开启往毁灭道路上走的钥匙。那也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别人的好意是可以致人于死地的,他会为此而愧疚,但他也知道真正的凶手是哥哥们,所以,哲也把他全部的不满,所有的痛苦和因为长泽而产生的不甘都要算在哥哥们的头上。对抗的代价是残忍的,他随便的举动就能够激怒双赤,更何况是他们最爱的弟弟选择与他们对抗。于是精神上的折磨变成了肉体的侵犯,他们在生理上最亲密无间的时候,他们之间那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也已经成型。
后来哲也试着去理解双赤,“如果深爱一个人是无法回避其所带来的伤害,那就尽力降低伤害的程度吧。”其实在我看来,他们都不停地在为对方作出让步,帕特酱也说过很多次,双赤的思维不可以用正常人的思维来衡量,我大概就是那个不能衡量他们的正常人,因为我总是觉得,酿成这一切的源头都出自他们对哲也那变态的占有欲。
后来火神出现了(其实我这里有私心,因为我是火黑党,所以总是会脑补出一些帕特酱也许根本没有想表达的东西),在双赤眼里他是第二个长泽,但是之于哲也,他和诚凛众人是浓浓阴雾中浮现的黯淡的希望。但是这点希望的光是不能被双赤所容忍的,所以他们像要求哲也离开长泽那样离开火神,哲也第二次有了叛逆的机会。但是这次不只是毒打与侵犯这么简单,这次哲也失去了他的一条腿。这也许是他没想到的,反正是我没想到的,双赤把对哲也最纯粹的爱发挥到极致——他们爱的只是哲也,不会爱屋及乌地喜欢哲也喜欢的东西,反而会因为它分走了哲也的爱而产生摧毁的念头;也不会只爱看哲也开心的笑容,他们也爱哲也痛苦哭泣憔悴的样子;他们甚至不爱他的身体,只要他们想,就可以蹂躏它;他们爱的只是哲也,所以他们会为了爱,去打断哲也的腿。
火神的死标志着哲也在与哥哥们的对抗中彻底的失败。哲也最后崩溃,他又回到了六岁的时候,像开篇之初那样。这是对双赤来说最最理想的结局。
在第一章,帕特就说“总体偏甜宠”,说实话啊你的甜宠有点过于特别了啊帕特酱(暴风哭泣),总之我还是觉得这是篇暗黑向虐文,而且虽然最后赤黑在一起了,但是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he,这也是我一直好奇的——这种情况下的双方究竟要如何发展才能算是he呢?其实我到最后发现,他们之间根本不会有我所认为的真正意义上的圆满结局,因为他们就是矛盾本身,最圆满的结局是把这个矛盾打破,也就是他们走向死亡——不论如何都实在没有办法迎来一个圆满的结局。
其实我一直觉得,到后来会不会发现双赤其实是同个完整体?他们不能接受所有人对哲也的接触,但是对方却可以。又或者,在双赤间有哪一个会在最后醒悟过来,把真正的温柔交出来打动哲也?可惜最后都没有,最后结束在哲也的自我灭亡上。
帕特酱在后记里写,她在写东西的时候会构思很久。所以才能写出像这样那么精致那么细腻的作品。这个结局虽然有些意外,但是细想来也在情理之中。
最后真的真的非常佩服!希望能看到下一篇更精彩的作品!!!加油! @宇多田Pat




评论 ( 27 )
热度 ( 4 )

© 火神崽儿的老母鸡 | Powered by LOFTER